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历史军事 > 西南崛起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破口痛骂 文 / 落梅河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五华楼下,高泰运再一次问高泰明:“泰明,我们还真的要上去?”

    在车下扶着帘子的高超顺见状也道:“不如我再上去一趟?知道您和叔父在楼下,太子想来也不会不通融,”

    高泰运连道:“正是!”

    居然要按照段誉的要求亲自来领人,他一直非常不情愿,换做段正淳这么做,他还可能从大局出发共同一二,但段誉?

    他真不想给他这个面子。

    高泰明已经背着手走下车来,朝周围被隔开的公众稍拱了拱手,仰头看着高耸的五华楼道:“也是好久没来这而,走,上去看看!”

    看起来,竟是兴致颇高的意思。

    高泰运无奈,只得跟下来,心里倒是打定了本家儿意,一会见了面,必然不给段誉一点好脸色。

    三人在卫士的簇拥下,很快达到等楼处,段誉的侍卫依旧在那严阵以待。

    高泰明脚步不断,只稍示意了一下,就有三个卫士腾腾的走上前去。

    高泰运见那三个卫士,大有只要询问一声,便打出一条路来的架势,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这才是该有的架势嘛!

    但那三个卫士的那番做派,全都扑了空,两侧的侍卫不等他们走到跟前,便把立着的长枪一收,让出了正中的路来。

    高泰明目不斜视的走上前去,高泰运跟着上楼时,斜眼看着那些一脸刚毅的侍卫,袖子一甩,还重重的哼了一声。

    高超顺眉头稍微动了动,不声不响的跟了上去。

    在楼下看着很有兴致的高泰明,在上楼的过程中,也是一语未发,想来这样登上五华楼,对他来说,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一件高兴的事。

    被一上一下,沉默寡言的两父子夹在中间的高泰运,这一路也很自觉的没法牢骚,但比及了楼顶,他却再也不由得,段誉竟然不在这儿等着迎接他们?

    他看着在大殿门囗那边背着手踱步的段誉道:“岂有此理,的确岂有此理!”

    高泰明此时像是又来了兴致,看着远处,抚须吟道:“绛质酣春,胭脂绣缬,正千里江南,晓莺时节也!”

    高超顺也道:“丽藻争春发,优昙香影分。苍山屏石画……”

    带着些凄厉的呼声打断了他:“运煊!”高泰运指着远处大叫道。

    那边角楼前面,一个少年,孤零零的颓首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看样子,正是他的老儿子高运煊。

    听到他的惊呼,那人昂首看了眼,便也叫道:“父亲!”

    声音里明显带上了哭音。

    高泰运这哪忍得了?赶紧大步朝那边走去,但这一次,有侍卫盖住了他:“高爽长,太子在殿前等待,还是见过太子再说!”

    “我欲此刻就过去,您待如何?”高泰运怒道。

    固然他的鼻子差点都碰上了阿谁侍卫的鼻子,但那侍卫此次却一步不退,同样毫不示弱的看着他。

    高泰明拉了他一把:“泰运,稍安勿躁,也不急在这一时,”

    “您们,您们给我等着!”高泰运恨恨的指着周围道。

    他这一指,隐隐的,仿佛把高泰明父子都指在了里面。

    高超顺的眉头又动了动,便越过叔父,跟着父亲标的目的前走,高泰运在后面对着那边被侍卫拦住的高运煊叫道:“运煊,您且再等一会!”

    前面,段誉已经带着段易长迎了过来,对前面两位很亲热:“表哥,明顺!”

    对后面的那位,就很程式化:“高爽长!”

    高泰明他们还没措辞,高泰运已经叫道:“段誉,您怎么下得去这样的狠手?您怎能如此摧辱高家子弟?您……”

    段誉的脸已经黑了起来:“来呀,让高爽长先在这里清醒清醒!”

    段易长一挥手,顿时便有四个侍卫围上去把高泰运控制了起来,也许是没反映过来,这一次,高泰明没有及时让本身的卫士做什么。

    被制住的高泰运不敢相信的叫道:“段誉,您好大的胆量……”

    “高泰运!”段誉指着他大喝一声:“您才好大的胆量!”

    “见到本太子,您不单不本家儿动问安,本太子标的目的您致意,您竟然直呼本太子的名讳,是什么让您这般狂悖,嗯?”

    “作为劝爽之本家儿,您便是这样为百官做表率?”

    “中国公(高升泰又一封号)昔年对您的耳提面命,成果是全都喂了狗?”

    够?您竟然骂我是狗?高泰运顿时真是气得一佛出生避世二佛升天,也奋力伸手指着段誉道:“段誉,您竟敢……您竟敢如此摧辱于我?”

    他其实有满心的火气要发,但一时之间,却只能想到这一句。

    高泰明和高超顺这时也同时叫道:“太子!”

    在段誉和高泰运互相呵斥时,他们就想开囗,但那两位争吵的速度,真太快了些。

    但听段誉提到了高升泰,这下,他们没有任何迟疑,下意识的就叫了出来——是的,段誉指高泰运是狗,他们真没怎么听进去。

    “为什么不敢?”段誉从高泰明和高超顺中间走过,暂时没有理会他们,冷冷的瞪着高泰运:“我乃堂堂太子,如何不克不及教训教训您这对我不敬,对人君不忠,对父母不孝的下官?”

    高泰运阿谁气啊:“段誉,您……”

    “太子!”高泰明又叫了一声,此次语气明显要严厉得多。

    高泰运乃是他兄弟,段誉挡着他的面制住高泰运不说,还说高泰运不忠不孝,他便是再有涵养,再有城府,也真的不由得。

    段誉再狠狠的瞪了高泰运一眼,对那几个侍卫道:“您们几个,就留在这儿,”

    说完转身扶着高泰明和高超顺的手臂,不由分说的带着他们朝大殿走。

    “太子,是不是放开高爽长?”高超顺道。

    段誉气呼呼的道:“抱愧,做不到!”

    他回头看了一眼:“我是真的已经忍了很久!”

    高泰明闻言,甩开他的手,停下脚步道:“您感觉我呢?”

    我难道就不是忍您忍了很久?

    段誉听了,甩手走到大殿门囗的台基上,叉腰站着:“既如此,表哥,那我们干脆就摊开了来说,”

    “不说其它,不说我们的身份,不说我们从小受到的教导,就是作为亲戚,普通的亲戚,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对方最起码的尊重,哪怕是概况的?”

    “可是,您们是怎么做的?”

    他指着后面兀自喋大言不惭的骂着的高泰运,以及那边气焰又有些起来了的高运煊道:“无论是高运煊,还是智昌,还是高泰运这样半截身子进了土的人,张囗闭囗都直呼我大名,这是哪门子的礼数?”

    “高运煊高泰运父子,动辄张囗就骂,智昌,哼,更是随手就打,我只做到此刻这个份上,您感觉,我忍让得还不敷?”

    “我还想说,既然无论是高泰运父子,还是智昌,当着我的面,都直呼我的大名,那么,在相府议事的时候,必定所有人都直呼我父皇乃至我历代先祖的名讳,是也不是?”

    高泰明冷冷的看着段誉,眉间皱当作了一个川字,很有些不怒自威的样子,他这副模样,往往是连高泰运和高英祥见了,城市自觉噤声,但段誉却一点也不惧,还还之以斜眼:“之所以会呈现这样大逆不道的场合排场,高丞相,我认为,无论如何,责任都在您身上!”

    高超顺站到高泰明前面,神情严厉:“太子,工作,并非如您所想的那样,”

    段誉重重的一摆手,就像赶苍蝇一样道:“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这样的话,您还是留着对别人说吧,”

    “我想问问您,高丞相,如果不是您有意纵容,甚至是有意引导,无论智昌,还是高泰运父子,以及那些朝中大员,如何会习以为常的对我,对父皇,连这样概况的尊重也欠奉?”

    “太子……”高超顺又叫道。

    段誉顺手一指他,“您别插话!我一直以为,您还算是知礼守礼之人,莫不是,就连您,其实也对我连这样概况的尊重也欠奉?”--------《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