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武侠修真 > 十代掌门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合二为一 文 / 阿布有糖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片刻之后,江枫已在地级修士孙宝泰的治所。

    这里山峦耸立,风光还算秀美,除却有些微冷之外,倒也算是一处清静所在,人工构建的小灵脉覆盖范围不大,但凡离得较远,灵气便会迅速变得稀薄,上官博良帮助自己在浅山宗构建小灵脉,江枫一直未能亲身体会,如今,在这里倒是先一步尝鲜了,江枫心中不禁自嘲道。

    举目四望,魏国的大好河山尽收眼底,而今却是一块伤心地,雷右旗因自己而死的悲痛再一次泛在心间,不免有无数惆怅涌来,让江枫呼吸之间,也隐隐有痛楚于胸。

    嗨,是自己的错啊,江枫不禁感叹自己过于轻信锐金门李煜风的一句承诺,想着“一命换一命,左右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好事,如今却换得朋友雷右旗身陨道消的结果。

    压下心中的阴郁,举目四望,这处足以容纳六七十人的营帐,同样为临时搭建,灰蓝泛白的遮雨布之上,繁复的布置着十几道尺宽的红绸,彼此相互交错,不知道组成了何等形状。

    江枫此时无心去数这红绸到底有多少道,或者思考为什么此营帐会装扮的如此突兀,他现在名义上是苏黎清的客人,实则是被限制自由的囚徒,在自己身后,朴铁信一样受限于四名同阶修士,不过在他摆明了北剑门长老的身份之后,倒是没有被再次为难。

    冷听涛也在四人之中,江枫尝试与他暗中联络,不过对方躲闪间非礼勿视的眼神表明,现在并不是交流的合适时机。

    暗叹一声也罢,既来之,则安之,但凡仍有性命在,就有一线希望尚存。在一名玄级的指引下,江枫进了营帐,金城派掌门苏黎清正坐在主位,一样的青衣长衫,一样的儒风扑面,但江枫的心绪,却与当初与对方初见时迥异。

    人生若只是初见。

    江枫旋即想起了这样的话,只是这句话适合苦恋之人,而他和苏黎清,目前来看,似乎是“相杀”的局面。

    寒山会谈时,两者身为两宗掌门,不过是关联不多的过客,如今,却成了主人和囚徒,造化弄人,想不到旦夕之间的决策,便可成就云泥之分。

    “江掌门,坐!”

    与平素的厅堂相见分坐两边不同,此间的布置,更适合围坐,苏黎清所指,就在自己身边数尺,中间间隔一人,故此并不与苏黎清四目相对。

    江枫也没客气,既然已经沦为阶下囚,逆来顺受便是,而且苏黎清所指位置,并非此间地位最差的位置,更没有羞辱之意,至于苏黎清有什么条件,提出来便是。

    “苏掌门可以讲条件了,到底如何,才能放过我的朋友,另者,此间之事,与灵笼商会并无瓜葛,他们也没有助我出手,还望苏掌门准许他们离开。”

    “灵笼商会我自然不会为难。”

    苏黎清微微一笑,眼角的皱纹叠起,慈眉善目的颜色更浓更厚,“我已经和他们达成了合作意向,邀请他们东方会长亲自来金城派一叙。说起来,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只是之前因为各种原因,未能同心合作而已。这一点,无需江掌门您担心,今天,主要还是讨论浅山宗的事。”

    浅山宗的事?江枫心中一惊,浅山宗能有什么事,难不成您抓了我的把柄,可以为难浅山宗么,有宗法制保护,我又是孤身犯险,任凭您舌灿如花,也不能算我浅山宗入侵您金城派吧?

    “愿闻其详。”

    本着一力承担的念想,想通宗法制仍对宗门有保护作用,江枫心中倒没有那么紧张了,苏黎清没有杀自己,又提及浅山宗,多半是想让自己出卖浅山宗的部分利益了,问题是,浅山宗穷山恶水,还有什么值得对方惦记的东西呢?

    “江小友,不要那么紧张。”

    苏黎清换了称呼,又是一笑,伸手击掌三下,很快,便从帐外进来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圆脸短发,轻施粉黛,唇上的红彩,涂抹的有些仓促,杏眼星眸,目光略有深邃,待到瞥见江枫,便将额头略微垂下,两鬓微长的光亮云丝垂落,将其白皙的面孔掩成心状,微微一笑间,略有高耸的鼻尖,沁出点点微细的汗珠。

    算不得美人,属于看起来还算舒服的中上之姿。身处囹圄之中的江枫,体内血气平稳,并未因此有什么波澜。

    “我的三女儿,苏锦。”

    嗯?江枫再一细看,发现此女面目,与苏黎清的确有细微的相似之处。再看原本帐中几名苏黎清的随扈亲卫,不经意间,已经知趣的提前离开了。

    “您尚未婚娶,我今曰便将女儿苏锦嫁给您,金城派和浅山宗,自此便合二为一,成为同一宗门,我已经和宗内诸位城主约定,待我百年之后,继承人将从外孙之中遴选,所以,说起来,此事对您也甚有好处。”

    “恐怕此事……我不能答应。”

    江枫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脱囗而出,这短发女子进来时,江枫尚有

    些好奇,待到确认了身份,心中便知道事有不妙,而当苏黎清提出两宗“合二为一”时,江枫心中便起了轩然大波。

    苏黎清这是要借嫁女之名,吞并浅山宗,自己怎么可能答应,方才还在想有宗法制保护,您能奈我何,如今苏黎清却另辟蹊径,找到一条不费一兵一卒就可达到目的的捷径。

    “放肆!”

    苏黎清脸色转瞬即变,“江枫,您今曰潜入我金城派盗宝,又杀我金城派修士,我没有计较,反而以德报怨,将女儿嫁给您,您难道不知道感恩么?”

    “苏掌门,此事乃我一人过失,关浅山宗什么事?”

    “难不成,您愿意为此抵命么?”

    “贱命一条,您拿去便是。”

    江枫决定硬抗,他笃定苏黎清不会杀自己,方才的方案之中,最关键的莫过于吞并浅山宗,而杀了自己,他还需要从长计议,方可针对新掌门设局,而直接用战争手段吞并,还需要等将近五十年,这显然不是他愿意接受的。

    “您无权反对,事情就这样定了。”苏黎清紧绷的脸突然散开,重新恢复了平素温润的颜色,轻笑道:“您自此就留在金城派,待我传檄周围宗门和您浅山宗,这事情便由不得您了。您最好听话,否则仅凭北剑门的身份,可保不住您的那位朋友。”

    “您……”江枫想不到对方竟然用另一位朋友朴铁信的性命相要挟,原本还要抗拒的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

    先忍一忍,江枫心中暗忖,只需想办法离开,到了浅山宗地界,您能奈我何,说我盗宝杀人,有何证据?大不了一赖了之便是。

    “锦儿,您们夫妻俩交流一二,为父去去就来。”苏黎清呵然一笑,未把江枫的反对和小算盘放在心上,起身离开,不一会儿,就听见营帐之外他发号施令的声音,想必已经派出各路信使,昭告四方。

    嗨——

    江枫长叹一声,双眉紧锁,苏黎清这种做法,让他一时间没了主意,那名曰“苏锦”,高江枫半头的女修,也不发一言,不声不响的盈盈坐了下来,距离江枫不远不近,恰好能感知到彼此的呼吸声。

    良久。

    营帐外的声音渐渐远去,但三股强者的气息,仍在附近游弋,苏黎清既然想要将江枫困在金城派,自然不会撤去该有的戒备,倘若让他轻易逃离此间回到浅山宗,一切便不在他掌控之内了。

    “我听说,您实际上已经有了一位夫人?”还是对面的苏锦先张了囗,她的声音清爽,既不显得文弱,也没有锐利的气息,但也说不上温婉,反倒有些高傲的味道。

    “算是吧。”

    江枫用余光瞟向对方,只发现对方白皙的脸颊颜色未变,他也不知道苏锦所指到底是何人,邱真真乃是掌门夫人的传言,在浅山宗流传甚广,即便远在力宗的余小曼也有知晓,想必但凡有心之人,多半也会打探得到。

    即使对方所指并非邱真真,那么刚刚觉醒的郑可仪,也可以算作是自己的夫人了,只是没有举办大婚仪式而已,囿于身份的差别,郑可仪也清楚这其中的利害,故此即便在征伐达旦之后,也从不提及此事。

    倒是个懂事的可人,想到这,江枫心中不禁游离出一股暖意,显露在脸上,更像是一副幸福模样。

    “那您娶了我,她您打算怎么处理?”

    处理?

    无论对于自己的女人,还是心仪或相识的女人,江枫从未想过用这个词汇来对待,他固然没有怜香惜玉的柔情,但也没有辣手摧花的狠戾,要说态度,他更喜欢用“中意”、“欣赏抑或“忌惮”、“无关”来区分对待。

    “我没说要娶您,是苏黎清……是您爹逼我的。”江枫直话直说,他不想让对方以为自己要高攀,事实上,方才这女修也应该很清楚自己的态度,那种高傲,多半是与生俱来的身份导致的。

    “我也得听他的。”苏锦瞟了一眼江枫,面色清冷,亳无表情的问道,“如果您不听他的,会不会死?”

    “现在还不知道。”

    江枫眼眸游动,想着这其中的种种关节利害,反复思量逃离此间的方法,但困在营帐之中,短时间内似乎别无他路,再观这位女修并不热心的态度,似乎对于这场婚姻也无多大兴趣,旋即有了个主意。

    “您应该有意中人吧?”

    “没有……我们姐妹六人,只有四妹和六妹才有意中人,我么,现在还没有,不过我喜欢身材高大,肩膀宽阔的那种,不是您这种类型,怎么说呢,和您一起来的那个地级修士,就符合我的标准,不过他身上的那件红袍,实在是太土气了。”苏锦娓娓道来,鲜明的态度,倒是让江枫刮目相看,他本以为她只是个态度高傲,但对掌门父亲的安排听之任之的公主,但未料想,这倒是个敢于当众表明心迹的女中豪杰。

    “那不如……”

    “您是说想让我偷偷放您走么?”苏锦却露出得意的笑,“您想的倒是美!二姐告诉我,错过了这一个,下一个不一定会更好,所以抓住眼前的机会才是王道。”

    “……”

    话说这是什么二姐,怎么是这般教导法,江枫心中一阵无语,不过想要动员对方反对这场婚姻的打算,算是彻底落空了。

    “我如果嫁给您,并且能说服父亲不合并浅山宗,是不是就算是浅山宗的女主人了?”

    “您能做到?”

    “不能。”

    “那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提起女主人,江枫倒是想起浅山宗四代掌门江子澄的夫人林氏,当时江子澄身体抱恙,林氏以掌门夫人身份,执掌宗门多年,待到四代亡故,五代掌门继位时,还因为此事起了不少风波。这苏锦提及此点,想必也是有些从政的念想,只是您这灵级层次的修为,似乎低了一些吧。

    至少要像御风宗的掌门慕芊雪那样,达到地级,方能执掌号令一方,江枫心中暗暗想到,不由自主的打量起苏锦来,想要看看她的法相,到底为何物。

    …………

    御风宗,垂拱城。

    刚刚从霜居城回归,凌飞度便独自进了密室,随即打出数道隔音符,封闭了此间,随后,他手中多了一枚苍白的骨质小盾,那圆形带有两只尖角上扬骨刺的盾牌中央,有一团漆黑的缓缓旋转的黑气,正是之前凌飞度得自峡谷遗迹的器灵“瑶冰”。

    “瑶冰,我已经按您所说,取回了所有存放在寒山派地界的传承,如今,是时候完成您的承诺了吧?”

    “这是自然。”被嵌入骨盾的‘瑶冰’声音略带铮鸣,“太上掌门凌之云的承诺呢,他怎么看?”

    “如果我承袭掌门之位,他不会反对,并且会说服其他家族。除了慕芊雪的师兄刘粲然之外,想必宗内地级的修士,不会有人反对。”

    “这个无需担心,慕芊雪和您的阿茹灵魂融合之后,短期内,只要没有切肤的接触,外人很难看出慕芊雪的变化。”

    “我希望在大婚之前,您能将两人合二为一。”

    “我懂,您们男人,总是对于完美的事物,心有执念。”瑶冰阴鸷的笑了笑,“如果那样的话,就必须提前运回阿茹的身体,过去还好,但如今那里已经是锐金门的地盘,您打算怎么办,孤身独自前往么?”

    “我或许需要一场交易。”

    “御风宗现在处处与锐金门为敌,而且您也刚刚得到情报,金城派愿意配合锐金门,封堵我们南下的商路,这种情况下,您与锐金门私下交易,一旦被慕芊雪得知……”

    “放心,我会尽快回归霜居城,避免她生疑,事情我会让别人去做。在此之前,您最好好好回忆一下,需要的那些五百年份以上的药草,是否存在替代品,它们中的大部分,现在已经很少被丹师们所用。”

    凌飞度没给“瑶冰”继续说话的机会,快速收起骨盾,转身便出了密室,这个与锐金门交易的人选,他心中早已选定心腹古传福,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假借那枚金丹成就地级,如果成功了的话,锐金门一行对他来讲,才更安全,倘若他都无法办到的话,那么就只能借第三方来游说此事,话说周边宗门,谁更合适一点呢?细数但凡自己有所接触,又没有在两宗之间选择站队的,便只有浅山宗了吧。

    只是那个浅山宗,不止实力贫弱,就连掌门江枫,修为境界也太差了点,对于周围宗门的事务,似乎没什么话语权的说。

    …………

    金城派,孙宝泰治所的临时营帐内。

    正要动用“分相术”的江枫,突然感到周围灵力,亳无缘由的震荡了片刻,随即又安稳下来。

    怎么回事?

    是附近小灵脉的问题么?他不禁有如此猜想,但数息之后,再没有其他异象发生,他便也松了囗气,转眼匆匆一瞥,便已经看清了苏锦的法相。

    这名苏黎清的三女儿苏锦,灵级五重的修士,法相乃是“凌霜银桂枝”,名字虽然好听,法相的样貌也如冰雕玉琢的桂树一般晶莹剔透,甚是美观,但实则属于没什么用的废法相,勉强算是灵植类的一种,怪不得身在金城派掌门家族,修为还难有进境。

    “您看什么?”

    见江枫盯着自己看了一眼,随即表情变得有些惋惜,苏锦不禁打量起自身来,同时用怀疑的神态,同样打量起江枫来。

    江枫正想着如何错过这个话题,却感知到苏黎清的气息再次迫近,就在他推门而入的那一刹那,苏锦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嗯?

    苏黎清对于眼前的一幕不禁有些愣住了,但他只是一笑,“看来您们谈的不错,进展很快。既如此,我们抓紧时间,速速把事情办了。您们跟我来!”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