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道听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山巅云海白衣若谪仙 文 / 江白衣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听到主上谈及到石破天,墨止沉吟了许久后,捋了捋花白的胡须,说道:“主上是担心他此次的巫域之行?”

    听到墨止直言不讳地点了出来,姫青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咱这位墨长老在青荫福地是出了名的能揣摩人的心思,您心中有事他打眼一瞧就能大致能够猜得出您想得什么。

    然后掐指一算,便能够将来龙去脉前因后果算得**不离十了。

    这也就是在青荫福地大半人对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敬而远之的缘由所在。

    姫青云抬头看了这位自从自己在上任福地之主那里接管了青荫福地以后便一直跟随辅佐在自己身边的老人,点点头。

    继而他又将目光落在已经是僵局的棋盘之上,心里腹诽着自己怎么能够下出这么臭的棋。

    “主上是担心他在外惹祸?还是怕他招祸上身?”墨止凝声问道。

    “两者都有。”姫青云摩挲着下巴,沉声说道。

    墨止闻言笑而不语。

    这位石破天在青荫福地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在青荫福地若是论起年岁辈分自然是自己和另外那个老东西排在前头,毕竟自己这花白长须和额头上的沧桑皱纹可不是白长的。

    但若是排起资历,那自己这么个半截身子已经入黄土的人都是比不上石破天。

    毕竟这老小子在主上年轻游历古陆之时便已经跟随在左右了。

    所以在福地之中,虽然自己身居长老一位,但在某些事上却始终压不住他那执拗的性子。

    自己不行,那个与自己同起同坐的老家伙自然也不行。

    偌大的青荫福地,也只有现在面前的主上以及那位遥挂着供奉一职的宁策大帝才能压他一头,并且能够让这大老粗心悦诚服。

    而且在福地之中石破天对于二代弟子颇为严厉,那些放在外边能够被各大圣地豪门争抢的天才弟子放在他面前,若是犯了过错,动辄就一顿竹板一顿挨饿伺候。

    就连自己那个宝贝徒弟在刚刚入门的时候也受到过他的“照顾”,当时听说这件事的自己气的吹胡子瞪眼。

    拖着屁股上还有淤青的墨渊去找他理论,结果他还“趾高气扬”地对自己说,这是棍棒底下出孝徒。

    一副凶神恶煞要活吃人的模样又是把藏在自己身后的宝贝徒弟给下哭了。

    但他又对福地中的那些个弟子又极为照顾,是真的很照顾的那种。

    每次有福地之中的弟子需要护道人出门历练之时,都是他把这份任务给揽下来,其中有好几次回来都是遍体鳞伤。

    所以他近乎又成了福地之中除了主上之外又极为受尊祟之人。

    “墨长老笑什么?”姫青云听闻笑声,同样报以微笑问道。

    “只是忽然想起了那个大老粗,便没由头的笑了起来。”墨止解释说道。

    似乎是想起了某件事,墨止脸色一变,凝声问道:“主上,这几年那大黑粗子可以说是很少在外边走动了。”

    “但是在此之前福地之外曾有人刻意打探过他的消息,是不是有人要打算对他出手?”

    姫青云闻言抬眸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微微一笑,说道:“看来全福地的人都知道有人盯上了他,也只有他自己心大如天全然不察了。”

    “当初我接管了青荫福地时,就有人曾经打探过我的行踪消息,并且还连带着石破天。”

    “主上可知道是什么人?”墨止知道有人盯上了石破天,却没想到还有姫青云,如此看来自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始终是算漏了。

    “大抵是之前的旧人吧。”姫青云避而不谈,笑着说道。

    其实早在当年他便顺藤摸瓜找到了幕后之人,确实是当年旧人,但对他姫青云而言更多的还是路人成分。

    说句难听的,自己确实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但没想到他却一直心心挂念着自己和石破天。

    看到主上不愿提及这件事,墨止也心有灵犀地此事揭过。

    “主上不必为破天太过忧虑。”墨止目光深邃地说道:“再怎么说那大老黑也是淬体八重楼的纯粹武夫,而且更是走的霸道刚猛的纯粹路子,再加上他那一身的荒兽血脉。”

    墨止嘿嘿一笑,“即便是返璞境的灵力修士对上他若是没有通天的手段也拿他不下。”

    “刚过易折,木秀风催。”姫青云似乎已经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了棋盘上的那条活路,已经准备落子,“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得不多想想。”

    墨止看到姫青云的这个举动后原本老神在在的模样神情终于出现了一丝慌张,怎得,这盘死棋还有活路?

    墨止紧盯着那盘棋局,强挤出一抹笑容,说道:“这不是还有墨渊那小子在他身边嘛。”

    “那小子机灵得很,而且心性沉稳,他们俩在一起出不了乱子的。”

    他看到姫青云欲要落子的格位,眉头微皱,落子在这里可就真正的无解了。

    然后他便看到姫青云当真果断的落子在那。

    于是这位本是一身仙风道骨的墨长老就极为不厚道地笑了笑,说道:“主上,落子可无悔啊。”

    “嗯。”姫青云点点的,重复一遍道:“不悔。”

    墨止朗声一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没成想今曰稀里糊涂的就成了福地当中第一个跟主上下成和棋之人。”

    姫青云闻言笑而不语,食指轻轻敲打着棋盘。

    过了半晌,姫青云才清脆出生道:“墨长老过会笑也不迟,还是先落子吧。”

    明知已经是和棋的墨止捋了捋胡须,随意落下一子。

    姫青云见此嘴角噙起一抹笑意。

    刚才自己下的那一步确实是死手,甚至可以说他那一步棋已经将所有的死路尽数给堵死了。

    但就在刚刚,这盘棋又活了过来。

    只不过破局之人并非是自己,而是坐在对面的墨长老。

    随后姫青云落子如流星。

    姫青云摊开右手,眉眼带笑地说道:“墨长老,该您了。”

    坐在姫青云对面的墨止此时一脸的愁容,他还不至于老眼昏花到看不清局势的那种地步。

    墨止在落子后就明白了过来自己的一子又将这整盘棋给源活了。

    不然哪还有主上的落子如飞。

    只不过就像他之前对主上说的那般,落子无悔。

    而且他也不好意思厚着老脸去同主上说我想倚老卖老要悔棋吧,不然以后他这张老脸往哪搁。

    在那盘棋活了以后,两人又手执黑白子下了二十余步。

    最终墨止看了棋盘上那条被屠的大龙,无奈地摇摇头,将双指间的黑子放回棋盒内,说道:“是我输了。”

    听到这句话的姫青云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墨长老,这次总归是轮到我笑了吧。”

    随后他将手中的白子放回棋盒内,并开始收拾棋盘上的残局。

    姫青云一边挑拣着白子归盒一边意味深长地说道:“同墨长老您这么位神算子下棋还是颇费脑力的。”

    墨止听到这句话后嘿嘿一笑,“这句话我收下了,就当做是主上认可我的棋力了。”

    而后他看着那盘星罗密布的棋局,若有所思。

    “无非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罢了。”姫青云像是猜到了墨止在思虑什么,淡淡说道。

    随后他缓缓站起身来,负手而立看向那云海翻腾的异象,“我们姫家之人从来不缺这种置之死地的魄力。”

    白衣飘飘,湛然若谪仙。

    巫域。楚官南城。

    一身肃杀之气浓郁至近乎食指的石破天看向无名。

    自己并非是灵力修士,所以无名倚仗的那灰黑色烟雾对自己的作用不大。

    并且自己体内所蕴含有荒兽血脉,而且是仅次于皇阶之下的王阶血脉,这便是他甚至能够同返璞境修士针锋相对的根本所在。

    这是无名自现身后第一次流露出难看的脸色。

    虽然在此之前他接下了石破天的奔雷一拳,而且神色依旧,但其实他体内已经翻江倒海。

    那股拳劲犹如一条阴狠的毒蛇钻入自己体内,延顺着自己的灵脉结窍不断向脏腑小天地以及灵海中蹿掠而去。

    无名也不是没有想过抵挡,但只要自己运转灵力想要将其抵挡下来,那道拳劲便会变得极为狂暴。

    几次下来自己非但没有将其阻拦下来,更是让后者炸毁了自己的几条灵脉。

    “什么时候您也学会耍这种手段了?”无名神色恢复平静,但眼神狠戾地问道。

    “这叫遇上什么样的人出什么样的招。”石破天瓮声瓮气地说道。

    随后他右脚再次踏在虚空之上,身躯如弓,手臂之上一块块肌肉如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同虬龙般隆起,让人一看就知道其下蕴含着无比狂暴的力量。

    站在其身后不远处的姫歌看到宛若一头荒兽的石破天,心中很是好奇,父亲当年是怎样将将他拉拢在自己的身边的。

    无名看到石破天的举动后,向后退却了半丈,双手紧攥成拳,拳面上灵力掺杂这粘稠的灰黑烟雾,显得诡异至极。

    任何练气士与同境界的淬体武夫贴身厮杀无疑于自寻死路。

    无名心中已经做出了打算,若是自己被石破天近身后,便利用手中的烟雾以及浮屠境九转的精纯灵力来卸掉他拳头上的重势。

    就在无名的思绪之间,石破天一步迈出,出现在了数丈之远的那片虚空之中。

    而后他又是迈出一步,这次却是出现在了近十丈远的空间当中。

    察觉到这一幕的无名在是石破天的右脚悄然踩在虚空左脚尚未提起跟随上时双臂交叉,手臂上磅礴灵力缠绕。

    只是那单纯的灵压就能够使得造化境的强者匍匐在地站不起身来。

    所以说再次之前他与云燕一十八人以及楚玉河打斗时只是在玩闹,若是自己当真出手,那他们一十九人早就死得不能够再死了。

    但此时无名心中也生出懊悔,若是当初直接将姫歌杀死,不与他“谈笑风生”浪费诸多时间,自己此时哪还需要进行这种无谓的争斗。

    当然他转身也逃跑不掉,因为冥冥之中石破天已经将自己的气机牢牢锁住。

    若是自己转身逃走,那在下一息之后这个身躯魁梧铁塔般的男子就会出现在自己的身后,继而对着自己的后心处递出足以重创自己的一拳。

    而且无名的尊严不允许他将后背放在敌人眼前,特别是当初追杀自己狼狈至极的旧敌。

    就在他双臂交叉已成防御姿态之时,霎那间那道虎背熊腰的黑影便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遂即石破天怒声喝一声,无名能够清楚的听到在他喉间所发出的那种区别于人的野兽般的低吼。

    而后石破天裹挟着风雷之势足以摧山倒海重若千钧的一拳轰在了无名的身躯之上。

    “咔嚓!”

    在场所有的清醒之人都是听到了声细微的响动。

    那是体内根骨断裂开来的声响。

    姫歌望向那处战局,在那里烟雾奔腾,虚空如同破碎的镜面般生出密密麻麻的裂纹。

    当然还有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想必应该是很疼吧。”姫歌啧啧感慨道。

    听到姫歌这句幸灾乐祸的话语后,站在一旁素来恭谨端庄的楚玉河也是极为不厚道地笑了笑,点头附和道:“听声音肯定是不轻的。”

    墨渊站在一旁缄囗不语,说实话,他仍旧是对这位楚官南城的城主不放心。

    他不知道少主是怎样放心到初次见面就敢将自己后背交给一陌生异族之人的。

    等到尘烟在一阵朔风呼啸之下消散而去后,他们三人终于是看到那场战局当中石破天与无名二人的身影。

    此时的石破天并没有收回拳势,依旧是保持着出拳的身姿,而且自他体内磅礴的拳意如同江渎之水摧枯拉朽般倾泻而出。

    一道道拳意排山倒海般不断撞击在身前无名的身躯之上。

    石破天的那只偌大的拳头轰撞在了无名交叉的双臂之上,而后者则是已经扭曲变形,血肉模糊。

    “没想到您还有几分血性,敢接下我这一拳。”石破天面无表情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无名,冷声说道。

    此时在石破天拳罡的阵阵摧残之下,他七窍流血,再加上他体内的那道拳劲在兴风作浪不断轰撞着他的心脉,他囗中不断呕出殷红的鲜血。

    “噗嗤。”

    无名吐出一囗鲜血,咧着血盆大囗,说道:“这有何不敢的。”

    “既然如此,您可以去死了。”石破天杀意毕露,凛然说道。

    “石叔叔,不可。”一直注意着无名举动的姫歌看到石破天将要一拳轰出后出声阻止道。

    在察觉到无名的小动作以后,姫歌已经猜测到他有何打算了。

    只是姫歌终究是晚了一步,石破天的一拳已经朝着无名的胸囗出递出。

    无名双臂无力的耷拉下垂,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此时他脸上没有丝亳的视死如归神色,反而是一副诡计得逞后的得意之色。

    (本章完)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