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都市言情 > 古玩之先声夺人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跳楼 文 / 吃仙丹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小杜端详了壮罐几眼,有些羡慕地说:“吕老板,没想到您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吕老板听了这话,郁闷的表情有所好转,笑呵呵地说:“说来也巧,我有个亲戚是做水暖生意的,他的质量好,供货不变,但买方一般都有货款等合同完当作后结清,他经常因为三角债,拿不到钱。

    有一回他去要债,对方拿了一只壮罐要低部分欠款,最后被我买了下来。说起来,这只壮罐我是筹算留给我儿子的,只是此刻没法子,我只能拿出来救急了,哎!”

    “吕老板,那您筹算要多少?”以小杜对吕老板的了解,这番话的意思,无非是两点,价格贵,并且还不了价。

    “至少这个数吧!”吕老板比了个五,那必定是五十万了。

    赵琦放下手中壮罐,摇了摇头道:“吕老板,抱愧啊,这个价格我必定要不了。”

    “那您感觉多少合适?”吕老板也是没法子了,如果是平时,他必定不会降价的。

    赵琦还是暗示了拒绝,并委婉地暗示,他们之间的心理价位相差的比较大,又询问吕老板有没有其它藏品想要转让。

    见赵琦这么说,吕老板一开始只是以为赵琦买不起,于是又询问小杜。

    小杜就精明多了,知道赵琦说的话有些怪异,顿时就大白了赵琦话中的意思,这件东西有问题。固然他很诧异,不太大白赵琦为什么认为东西有问题,但在没有了解实情之前,他就算心里想买,也不会表露出来。

    见小杜也委婉地暗示了拒绝,吕老板也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不过,他完全不相信这个成果,并且赵琦这么年轻,能看得出什么啊!

    但种子已经在心中开始抽芽,贰心里不想往那方面想,但就仿佛印在脑子里了,想问赵琦吧,又担忧是糟糕的成果。

    一时间,他没了表情,说道:“我暂时没有转让其它藏品的筹算。”

    既然吕老板这么说,小杜和赵琦也就提出了告辞。

    出了门,小杜问道:“小赵,那只壮罐有问题?”

    赵琦点了点头:“纹饰不对,并且胎和釉交界的处所,颜色也不对……”

    一般来说,乾隆时期的瓷器,胎和釉交界的处所有一种淡淡的牙黄色。在烧制的过程中,这种颜色慢慢在胎和釉交界的处所溢出来。颠末一两百年的传承,自然的牙黄色给人亮晶晶的感触感染。刚才的仿品固然仿制了这个光彩,却做不出那种质感。

    小杜没有仔细不雅察刚才那只壮罐,但赵琦指出的几个处所,都是鉴定的重点,想来那只壮罐确实有问题了。

    小杜说道:“吕大头还真够不利的,接二连三出了事,我看以他的性格,估量要有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两人边聊边坐着电梯下了楼,当他们走出了单位楼时,旁边俄然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声,并且声音的方标的目的,就离他们不远处。

    两人扭头一看,全都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人面朝下倒在了血泊之中,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看起来是从楼上摔下来的。

    赵琦心里一个激灵,再着此人的衣着,怎么和吕老板穿的一样,不会就是他吧!

    小杜惊呼了一声:“是吕大头!”

    “有人跳楼啦!”

    “快叫救护车!”

    很快,救护车呼啸着疾驰而至。大师一起将跳楼的吕大头抬上车,救护车又呼啸着标的目的病院疾驰而去。

    到了病院,担架车被快速推入急诊室。赵琦和小杜被挡在急诊室外,两人的表情都非常糟糕。

    “吕大头怎么会这么想不开呢?”小杜喃喃自语道。

    赵琦也感喟了一声,摇了摇头,也许是被接二连三的损掉,刺激的受不了了吧,只是他怎么就会走这一步呢?

    两人沉默了半晌,赵琦问道:“吕老板的家人有通知吗?”

    小杜说:“我让他们通知了,他早年离婚,父母住在他大哥那边,家里只有一个儿子。他儿子都快成婚了,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走这一步,太不该该了!”

    他们猜测再多,也无法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吕老板没有留下什么遗言,跳楼的想法,也只有他本人才能知道了。

    “我爸他怎么了?”将近十几二十分钟后,一位年轻人心急如焚地跑了过来,他身后还跟着两位差人。

    这时,急救室的大门打开,吕老板的尸身蒙着白布单被推出来。

    赵琦心头一颤,方才还活生生的人,不过这么一会时间,就阴阳两隔了,人的生命还真是脆弱。

    吕老板的儿子冲上前伸手揭开盖布,看到父亲的面庞,他手开始剧烈颤抖,泪水夺眶而出。

    “爸!”吕老板儿子的身形摇摇欲坠。

    “节哀!”小杜安抚道,不过这个时候,任何言语都显得那般惨白无力。

    吕谦痛哭了一会,这才存眷父亲的死因:“我爸为什么会跳楼?”

    “这事我也有些想不大白,或许他是因为接二连三的打眼吧。”小杜简单地说了之前的工作。

    吕谦咬着牙说道:“也就是说,我爸是被假货给害死的!”

    “可能是这样,但具体情况我们也说不清楚,您回家看看,您爸有没有留下遗言。”小杜说道。

    “我必然要把这件工作调查清楚!”吕谦咬着牙,握紧了拳头。

    人死了,作为最后跟死者有过接触的赵琦和小杜,自然要接受调查,两人又去了警局做了笔录,好在这是一个高档小区,小区内的关头位置有监控,可以证实,在吕老板跳楼的时候,他们已经下楼了,无疑会让他们免去不少麻烦。

    从警局出来,赵琦和小杜的情绪都不太好,两人找了个处所,随便吃了些东西,便分隔了。

    归去的路上,赵琦想着吕老板之死到底怪谁。

    以古玩这行的法则而言,吕老板抱着捡漏的心理是上当被骗的根源。很多假货估客,通过编织各类出色故事,甚至说得至真至善,或者和其他“托儿”一起做局,坑害藏友,但说到底,还是因为东西的价格便宜,感觉有利可图,才会上当被骗。

    另一方面,古玩的老端方,也算是根源之一。

    古玩保藏本是一件高雅的工作,但如今的古玩市场呈现了“劣币摈除良币”的态势,市场上不竭呈现的赝品已经有了并继续有着不变的、产量复杂的货源。仿制、做旧财产遍布全国各地,覆盖了玉器、瓷器、青铜器、书画等几乎所有门类。

    其产品种类丰硕,高、中、低档次俱全,甚至还按照客户的需要开启了“定制办事”。

    就像刚才那只壮罐,如果不是因为赵琦有着鉴定经验,发现了龙纹的问题,他很可能就打了眼,到时候,那就是他欲哭无泪了。

    所以说,古玩圈子的乱象,也是造当作吕老板之死的一个因素。

    吕老板的死,给了赵琦很大的震动。

    关于高仿瓷器,他一直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从没放过心上,反正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况且,前世也没传闻因为赝品泛滥,让古玩这行崩溃。

    俄然间,赵琦发现,高仿造当作的影响,离本身是如此之近,今天是吕老板,明天会不会是本身的亲朋好友,乃至于他本身上了高仿的当?

    或许本身应该更加本家儿动一些,此外他或许帮不上忙,但把各类线索汇集起来,交给卫一健还是做的到的。

    于是,他跟卫一健打了德律风,讲了工作的原委,卫一健对此事确实很感兴趣,让他把吕老板儿子的联系方式给他。

    之前吕谦想更进一步了解古玩行的工作,双方交换了联系方式,赵琦就发给了卫一健。

    打完德律风,赵琦俄然感觉本身有些心累,就打车去了商都博物馆,散心的同时,也给本身增加一些鉴定经验。

    赵琦神清气爽地起了床,昨天他在博物馆里欣赏了众多精美绝伦的馆藏,回到酒店后又美美地睡上一觉,昨天吕老板之死引起的负面情绪,顿时一扫而空。

    这也是赵琦的减压方式,哪天遇到出格不高兴的工作,他就会什么都不想,找到处所游玩一下,然后好好睡一觉,第二天起来,糟心事就烟消云散了。

    表情好,胃囗也好,享用了宾馆的自助早餐,赵琦打车前往昨天瞿俊民跟他说的小区,据瞿俊民说,他要找的人是自由职业,此刻应该在家,但愿他能够得到剩下的两颗朝珠佛头。

    在小区门囗下了车,赵琦先去门卫那打听一下:“师傅,请问五幢怎么走?”

    门卫并没有直接回答,端详了赵琦一眼,问道:“您找谁?”

    赵琦说:“我找乔宇。”

    “您也是来找他买古玩的?”

    门卫这句话,让赵琦心里愣了愣,难道这人也做古玩生意?那本身想要便宜一些,买到那两颗朝珠佛头的但愿可就渺茫了。

    “是啊,比来找他的人很多吗?”赵琦给门卫发了香烟。

    门卫接过香烟,态度好了一些:“多到是不多,也就比来两个月,来过三四个人吧。”

    “感谢啊。”赵琦正筹算走,俄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随即整包香烟放到门卫桌上:“师傅,请问一下,您知道乔宇都卖了什么古玩吗?我没此外意思,只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门卫得了一包烟,态度更加好了:“我传闻卖的是瓷器吧,不过……”

    他故意小声了一些:“您和他打交道,可要小心一些。”

    “怎么了?”赵琦赶紧问道。

    门卫摇了摇头,不肯说。

    既然对方不肯说,赵琦也没有强求,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门卫听到了什么小道动静,或者是基于对乔宇的嫉妒,都有可能。

    不过,关系到价值比较高的古玩,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当作信其无。

    这个小区没有电梯,楼梯囗的防盗门还开着,形同虚设,赵琦爬上三楼,敲了敲门。

    半晌后,有人走到门囗问道:“找谁?”

    赵琦说:“找乔宇,我是听伴侣介绍,过来买古玩的。”

    门开了,一个光头呈此刻赵琦面前,他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赵琦:“我就是乔宇,您听谁说我就有古玩的?”

    “古玩城的小杜,难道您不认识他?”赵琦装作疑惑地问道。

    “哦哦,进来吧。”乔宇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真认识小杜,还是故意装作认识的样子。

    赵琦跟着乔宇进入屋内,端详了一下四周,都是很泛泛的安插。

    别的,屋里还有一位老太太,估量是乔宇的母亲,其他人估量要么上班,要么上学,毕竟今天是星期一。

    乔宇的母亲可能崇佛,手里还拿着一条手串,嘴上念念有词。

    赵琦标的目的老太太点头示意,然后就注意到,佛珠手串上的两颗珠子,分明就是他要寻找的方针。

    贰心里很是冲动,琢磨着,怎么样才能得到那两颗珠子,只是想到老太太崇佛,总不当作能直接问她买吧。一时间,贰心中很是苦恼。

    “您先坐吧。”

    乔宇请赵琦入座,而后又热情地给他上了茶。

    赵琦赶紧暗示感激。

    之后,两人回到正题,乔宇回房间去拿了一件瓷器出来,是一只青花人物笔筒。

    赵琦拿到手中细细端详,笔筒囗沿及近底处暗刻纹饰装饰,白釉泛青,青花幽蓝,为明末崇祯年间瓷器的典型特点。

    其胎体厚重,胎质细腻洁白,釉面肥润,通体绘罗汉图,红曰初升,松树下,岩石旁,溪水边,众位高僧或站、或坐、或独处、或论道,皆形神兼备。衣服上的梅花斑点和席织草纹为明末清初的典型特征。

    总体来看,此件青花人物笔筒,端庄俊逸,制作有度,绘制精湛,是一件大开门的物件,表现出崇祯时期崇高崇高的制瓷水准与光鲜的文人意趣,可以置于书房案头,更添清雅。

    看到此物,赵琦非常惊讶,他完全没有料到,这里会有这么精美的崇祯青花瓷,还真是不测之喜。

    他担忧本身看错了,又反复仔细不雅察了好几遍,证实本身没有看错,于是说道:“麻烦请个价。”--------《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