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其他类型 > 武氏春秋录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一劳永逸墨翟布防 病榻前杜宇吐心声 文 / 羲和晨昊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话说秘贤村中的众人在放走了郦义昇之后,皆是惶惶不当作终日。毕竟还是不清楚这郦义昇到底是真心悔过改过,要帮忙此地村民和武维义渡过此劫,还是……只不过是想借此机会逃脱开溜。

    所以,秘贤村中的村民这几日里便是自发的组织起了村郊的日夜巡守,就是唯恐那些歹人会再卷土重来,到村中来找事!

    不过,事实证明,似乎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眼见着一连过得五六日,村外的遍地皆是风平浪静,水静无波。更是没有见到半个可疑的生人。众人这才是逐渐相信,那郦义昇的的确确是改变本家儿张,弃暗投明了。并且的的确确是以苦肉之计将那朱天宗师给欺瞒了过去!

    再说此时的墨翟则是将本身与其他那些奔命刺客都封锁禁足于一处土庙之中,与他们在那里是同吃同住,寸步不离。与此同时,他也是不敢草率,又在各个暗处,设置了重重机关。以免有人趁机开溜,走漏了动静。

    而专诸和要离则是依墨翟所邀,领着秘贤村的其他村民,在村庄周围是砍竹伐木,并是将其带回村中交于墨翟。但见那些神教的奔命士,在墨翟的指导下便是一起在屋内制作着各类各样的机关暗器。

    那些神教的奔命士,自从秘贤村一役过后,起先也是被逼无奈,总是有些心不甘,情不肯的被困禁于此。然而,与墨翟相处的时日一久,潜移默化之中便是受到墨翟的熏陶和感召,垂垂的竟也是心甘情愿的留在此处,不遗余力的帮他们一起抵御外患。

    便是如此这般,众人是日夜不断的赶工做活。果不出三日,整个村郊的各个犄角险要,便都是安插上了各式各样的机关暗器。

    又过得几日,武维义在长桑君的一番悉心保养之下,身子骨眼见着是日渐有了起色好转。

    “多谢长桑前辈这几日的悉心顾问,武某感觉这几日已是好得差不多了!今日将针砭施完,便可算是痊愈了吧?”

    “哎?!不当作不当作!你这大病初愈,身子骨还虚弱得很呐!......老夫是医者,你这病,必需是听老夫的!”

    武维义知道这长桑君如今其实是想借着给他治病的幌子,让杜宇替他干些杂活。当他正要开口与长桑君辩白,却又听到杜宇进到屋里,趁便是与武维义说道:

    “是啊!......武先生倒是为何这般执拗?!长桑君医者仁心,必是不会欺瞒于武先生的。先生只管在此处安心养病便好。”

    只见杜宇一边说着话,倒是一边还在药筛前忙碌着,替那长桑君将当作堆的药材给分炼出来。长桑君一听,对杜宇所言确是颇为对劲,便是不禁的点头笑道:

    “唉......这才对咯!......还是这丫头懂得道理!......你呀!只管在这好好养着,老夫没说你痊愈了,你便是没痊愈!”

    武维义其实又怎会不知杜宇的这番良苦用心。但是当他事后得知,这公本家儿杜宇和长桑君竟是有言在先,一直要待到他的病体痊愈了,杜宇都是要替长桑君干活的。所以武维义方才所言,便是不但愿杜宇她在此地太受委屈了。

    但是如今却见杜宇竟是还帮着长桑君措辞,武维义也是无可奈何,不知该再说些什么好。并且,竟是还有些生起了闷气。

    这长桑君毕竟也是年逾半百,又岂能不识武维义的这番心思?只听长桑君却捋了捋他那山羊胡须,笑着摇了摇头,与在一边忙碌着的杜宇说道:

    “丫头,好生的将武维义给看好了,别让他四处乱动。我嘛......这便去周围林中转转,这几日倒是许久不曾走动走动了,这把老骨头都是快要松脱了。”

    只见长桑君说罢,便是要起身走出门去。却听杜宇又在一旁与他甚是关切的说道:

    “前辈,如今这村子外边皆已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前辈单身一人出去,又不识物,只怕是太过凶险。不如还是小女陪前辈出去逛逛吧?”

    长桑君倒是笑着摆摆手,回答道:

    “呵呵,丫头心思公然细腻,着实不错......无妨无妨,老夫这便去找要离,让他陪老夫走上一遭便好。这路嘛,只要能识得一回便是不打紧啦!”

    说罢,长桑君便是迈开大步朝着院外走去......

    “公本家儿......这几日让你受累了......”

    瞧见那长桑君这边一分开,武维义便是如此细语柔声的与杜宇说起话来。

    杜宇听了,转过头去看着武维义,这几日里其实她也是憋了一肚子的话想与武维义说。但是,如今这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了。

    “呵呵......只要武先生能......安然无恙,宇儿吃的这些苦又能算得了什么?......”

    这武维义又听这杜宇竟是在本身面前称作“宇儿”,不免是心中一震。

    武维义还依稀记得,此前在惊马河渡口,杜宇刚一醒来,得知她的姐妹紫娟,是替了本身去诱开了巴人追捕。也知紫娟此去大都是凶多吉少,便是有些承受不住。

    情绪一度掉了控,当时竟是一把抱住他。也同此刻一样,非分出格的亲昵的在他怀中称号本身为“宇儿”。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杜宇经历了那些变故,其精神可谓是几近崩溃。因此,一时掉控也算是情理之中。然而,如今无缘无故的却又将本身称作“宇儿”,倒是不免有些......

    武维义想到此处,也不知此时该说些什么。便是抬起头来,朝着杜宇看了一眼,却见杜宇也是颇为深情的凝视着本身。二人对上一眼,倒是显得氛围有些尴尬。

    “公本家儿,我......”

    武维义刚要开口,却见杜宇竟用手轻轻捂住了武维义的嘴。

    “不许再叫我‘公本家儿’,从今往后只管称我为‘宇儿’便好。并且......如此称号,将来也可掩人耳目。”

    杜宇说完,只见她倒是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而武维义听罢,倒是感觉如此的说法却也是有着几分道理,于是便是点头应允了下来。

    “宇儿,我这身体也确实好了差不多了,我本身的身体本身最是清楚不过了......以后你也无需再替长桑君干活了。那些活岂是......你能去干的?”

    “为何不当作?难道宇儿生来与其他人有何不合?别人做得,为何宇儿却不克不及做得?”

    只看杜宇一边说着,一边是在武维义的塌前是跪坐了下来,并且握住武维义的手继续说道:

    “武郎......你可知道,当时武郎在惊马河岸边,为救宇儿是身受重伤,掉落水中之后却还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将宇儿给甩上了岸边......之后宇儿寻见你时,你便已是不省人事。宇儿将你是拖上岸边,你倒是一直在喊着冷,宇儿便想替你生起一团篝火来取暖。但是,那是宇儿却发现......宇儿倒是连一团火都打不着......”

    回忆到此处,杜宇不免情绪又有了一些起伏,并且措辞声中也开始带了一些抽泣。杜宇又勉强将本身的心绪给平复下去,继续说道:

    “当时......宇儿只感觉......宇儿为何会这般的没用!......从那时起,我便是下定决心,此后必然要跟着武郎,跟着大师一起多学一些本领,以后能够帮到更多的人。宇儿绝不克不及只做一个毫无用处,只能靠别人庇护,倒是什么事都做不当作的‘公本家儿’!”

    听杜宇如此说道,武维义倒是不知又该如何作答,他也不曾想到,本来这几日里,这公本家儿杜宇倒是已经发生了这些改变。却见杜宇跪坐在身旁又是哭得甚是悲伤,武维义也不免是为之所动。便是坐起身来想予杜宇好好的安抚一番。

    当武维义刚一坐起身来,用手轻轻的拍了一拍杜宇的秀肩。杜宇抬起头来,满含泪水,楚楚动听的看着武维义。然后,竟又是一把拥住了武维义。

    一时之间,武维义顿是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面对杜宇的这一番深情厚意,纵然武维义如今依旧是有千万的理由,但此时此刻,又岂能不为之所动呢?--------《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