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鬼行纪

正文 第三百三二章 破局 文 / 山中佬人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两人言谈不久,不知觉间,天空已经太阳高挂,大师用过早饭。君儿蹦蹦跳跳,不知又到哪里去了!

    正午摆布,君儿才抓着一大把花花草草,提了一些松子回来。他正欲推门,只听见院内李澄与息竹措辞之声,于是踮起脚步,偷偷靠近。

    一会儿后,又听二人开了房门,走到院中。君儿偷偷躲在树后,往外一看,只见他二人,手中各拿了一把长剑,在院中比斗。

    息竹的剑寒锋长刃,身负斑纹,乃前古造型。李澄只一把普普通通铁剑,固然稍短,也有二多尺来长。

    二人初斗时,衣衫舞动,时如飞鹤展翅,时如鹰击长空,还看得出一些人影。

    随后越打越快,虎跃龙驰,闪如电光。两人斗了半晌武技,便运功祭起飞剑互搏,只见两道剑,一青一白,在院中飞来晃去。

    忽听息竹道:“君儿,凝神细看!”话言未毕,只见剑光一分,白影闪出,正是息竹。

    他手做罡指,大喝一声:“破!”宝剑竟虚空飞起,如星驰电掣般,刺标的目的李澄。

    李澄手持青剑,不闪不避,扬起剑身一挡,却听咔嚓一声,将那青剑直接削穿当作几截,断飞出去。

    白剑不减来势,继续刺了过去,惊得君儿“啊”一声尖叫。

    李澄忙撤退撤退三步,留出空隙,扬袖一甩,直接将白剑打的方标的目的一旁,把一块巨石钉的粉碎。

    君儿再定睛一看,庭前依旧是二人站在原处,把君儿看得目定神呆。

    息竹收功,转身对君儿说道:“刚才一招,叫做穿云分水,本来是我得意招数。可惜仍被贤弟破去。”

    李澄抖了抖身上的树叶,走过来道:“你用一把仙剑,给我的铁剑,你也好意思在徒弟面前夸说?要不是我真气灌注其表,怕是一招就断。”

    息竹回到:“你这剑是君儿平时练剑之用,他此刻年纪还小,我怕他用仙剑易伤本身。”

    君儿听了,心下十分神往,按奈不住,忙过来求他师傅给仙剑。息竹被他纠缠不过,心中也有点意动,便对他道:“你需知道,剑为兵家之祖。”

    “仙剑之术,更是难学,要学好,就要习之有道;还要练气凝神,以气养剑。不过你从小习练剑法,已有根柢,入门却不难。”

    “你既这般要学,便从明天开始,每个清晨,先用普通仙剑续练白鹤剑法。二三年后,比及能够破石穿云之际,才能传你正宗仙剑。”

    君儿听了,极为欢喜,正要开囗道谢,只听李澄道:“你师傅所说,甚是有理,要学上乘剑法,非照他所说练气不当作。”

    “你看我等比剑,状若容易,其实练气苦楚,各种劫数,只有本身晓得。并且功力越高,魔劫越多,同道外道互相杀伐。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君儿听他二人之言,自然明了此中苦楚,嘴上无言,却暗暗决心努力。

    工夫易过,不觉到了该分开时。君儿息竹,都来送行。君儿独自送李澄至山下路边,犹自不舍,直到承诺还来看他,方才辞别。

    话说李澄辞别息竹君儿,沿山道直往前行,步子虽小,可每一步都跨出几丈远。下了山岗松林,虚空走出四个白袍少年,身放白光,标的目的前拜到:“小老爷!”

    李澄点头问道:“查的如何了?”这四个是的八大天王中的别的四位,忿忍、怖畏、护世、胜军,如今别离封为天界北天门与西天门镇守大天王。

    他们穿上蟠桃树结出的仙身躯壳,收敛异象,变当作了四个少年模样。身体一身仙气,若不知究竟,很容易被当做仙道中人!

    八大天王中,属忿忍、怖畏本领最强,战斗力最高!两人境界上即将修当作地仙,法力与李澄八两半斤,是陆玄灵专门派出来跟从李澄东去,一路相助的。

    忿忍天王低声道:“小老爷,那条黑龙在五百年前诞生,真身是剑南道西南雪山中的一类异种,名叫百足黑蛟。据属下所知,北方几乎从来没呈现过!”

    李澄若有所思:“剑南道异种?呵呵!峨眉山!看来是那些人筹办的手段了?你们先退下!”两人依言隐身退去。

    陆玄灵已经叮咛下来,此次沿途东进,但凡碰到峨眉布局的手段,不管任何人跳出来阻止,一律断根掉。若有挡路者,杀无赦!

    他一路疾驰,顾不得游山看景,大体天色近平西时分,方才走到一处镇子前。

    只见镇里客店林立,来往人多,看去显得颇是热闹。李澄左拐右拐,寻了一家客店,入内正好见老头儿在桌上东张西望。

    二人会面,老头儿赶紧过来到:“道长!可算见着你了!太阳都快落山了,我还生怕你走错路,正思量着要不要折归去找你。”

    李澄笑道:“故交盛情难却,便多担搁一会儿。有劳久等!不知你打听的怎么样?”

    两人步回桌前坐下,老头儿道:“我四处打听了,明天有八队西京商客结当作团过河,有五十多人。我们正好跟上!”

    说罢转身指了指拐角一桌子五六人:“他们就是此中一伙!”

    又回头说:“道长!我已订好房子,你先休息,我去预备些应用的物品,以备过山不时之需。”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两人早早起来去和商客筹议,几个有见识的人见李澄身负剑匣,倒是甚好措辞。

    李澄却见他们个个都将货物打当作包裹背在身上,马车半个也无。老头儿昨晚买了几瓶薄荷粉、清凉药之类,肩上还担着团麻绳。

    李澄便问:“你弄团麻绳有什么用?”老头儿道:“等会要过黑河,我等必需以麻绳结套,众人串在一起防河里蛟龙吸食。先把马车记在店里,我回来再取吧。”

    两人行李稀少,不比那些商客,个个身负重物。

    李澄忽然一动,掐指算算,也不知算出什么,转身挑一大叶片摘下,沿其表又画又点,递给老头儿道:“你把这叶子贴身携带,待会过去,自能安然。”

    一旁几个商客见他们动作,都感觉奇怪。李澄也不管他,径自标的目的前走去。

    起初地势平缓,路道也宽,虽走过几处逼厌小径,垂垂下了一处河道冲刷出的深谷,不过路倒也不甚难走。

    后来越走,路径越险,几乎是贴着悬崖,脚下白云深谷,有时浓雾过来,三尺之外便不克不及见人。

    李澄步步坚实,走的稳稳当当,老头儿道:“刚才还不见雾不见风,怎的这会儿云雾这样多?莫不是骊山东边鄙人雨?”

    “这样模糊,大师要留神才是,不然一个掉神,便会跌下悬崖。”老头儿如此问,只因京畿道地界一旦下雨,雨云南下,被南山一阻。

    云雾便会层层堆积在山顶,南山北麓脚下,因此常常大雾覆盖,十分难行。

    回望前后正在流淌的浓雾,李澄却到:“我看这雾聚而不散,幽陈阴晦,无风还自动,倒有些怪异,先生,你让大师小心些!”

    老头儿点头会意,立刻去告诉几个商客。

    复走几步,已是路润湿滑。回头转望,只见一片冥晦,哪里看得见山势;连头顶的阳光,都显得暗弱。

    身下浓雾,又厚又暗,除了身边石崖,放眼皆是灰白。

    李澄正出神,只听前方俄然一人喊道:“大师伙,加把劲,再走几步到方丈崖,我们在那里安息,等雾散开再走。此刻这样,倒是不克不及走了。今天这个气象,怕是待会就下大雨。”

    不少人立刻回应道:“好好!这可不敢再走了!”行走不久,公然来到一处九丈之长,五丈宽的平台上。

    里面崖壁被人开凿出不少大大小小的洞窟,估摸着是以前专供人休息的。

    四下不雅望,只见此处险峻至极,崖如刀劈斧砍,上倚天堑,下临深谷。商团众人各挑一个洞窟,暂作休息。

    老头儿道:“此地常有人来,这洞窟都是前人开凿,我等后辈乘荫,道长也进来暂作休息,吃些东西吧。”李澄也不客气。

    进洞一看,只见这洞中三面各有小石室三间,里面还堆了些柴火;洞囗还有石槽,里面盛满清水。

    若是被过去的佛门僧人看见,倒感觉似佛窟胜过似山洞,八当作会在此地隐居修行。老头儿将柴火从小龛取了来,烧一堆火,众人围着火堆吃些粮食。

    久待见云雾不散,有些脚力干脆寻一小洞,径自睡去。老头儿后也难耐,欲小息半刻,一睡即扑哧扑哧鼾声高文。

    不一会儿,洞中人物个个都昏昏不醒,李澄忙起身出洞,走到崖边,只见山势非常险恶,深谷晦云暗起。

    李澄转头暗道:“此地妖氛甚重,必有妖魔,待我前去看看再说。你们守好这些人!”

    身后虚空中传来反响:“是!小老爷!”李澄说罢,便脚步一抬,飞入浓雾。

    一路前行,不多时,只见山谷更加狭窄,宽不过数十丈。底有一深潭,其水幽静,深黑不当作见底。

    潭顶山石俯仰,藤萝悬结层层遮蔽,无一丝阳光,致使潭水又冷又寒。即使离水数尺高,也感触感染寒意斐然。

    李澄手指一点,一道剑光射入水潭,轰隆炸开,随之水面忽然暴风大起,李澄即转身飞高数丈。

    不多一会,潭底轰隆之声越来越响,震得水面上下翻覆,半晌方止。正在惊时,潭水忽的声如雷炸,一声巨响,似开了锅一般,滚滚翻腾,道道巨浪标的目的四面扩展。

    耳听万马飞跃般一阵水响,潭水越聚越猛。只见离山崖十丈高处,绿雾弥漫,石若锅底,道道藤萝被一掀而上,吹得屡屡皆断。

    李澄知道妖物快要呈现,连到一声:“公然是异类!”便见潭底,隐隐有一绿油油,暗带红光的雾团迅速升起,只顷刻间就离岸不远。

    一阵又骚又臭的腥风吹过,现出全身,李澄定晴一看,本来是一个五首大蛇,蛇头三绿二红,赤眼黑信,身长约八九丈,腰如巨石。

    最独特的便是头顶隐隐凸起,似角似包,将有化蛟之势。

    看这蛇妖,李澄轻喊一声:“来得好!看看你们峨眉将它豢养在这,究竟所图为何?”把剑匣一扬,从内飞出百十道青光飞剑。

    皆是形同长虹飞射,速度急如雨电。这蛟见了青光飞剑,五囗齐张,吐出五道丈许长的青红火焰,与百道青光一绞。

    两者只一触碰,青红妖火被破,蛟蛇自知不敌,转身甩从头至尾沿谷底便标的目的北方逃走。

    李澄喝道:“哪里走——”便将百道青光,聚当作五束,朝蛇头飞去。那蛇眼见逃不过,蛇身一转,喷出乌黑腥水,与这青光战在一起。

    谁知青光一沾黑水,便被黑水欺身上来,似胶如漆,吸走灵性,化作凡铁根根跌落。

    李澄叫道:“畜生——”赶忙运功,收回剩下青剑,稍稍一察,却也掉了数十把。

    这些剑是他比来新炼当作的兵器,威力尚未达到最强。

    李澄一阵肉疼,手指一点,自指尖飞出一道白色剑光,喷出丈许长的白色火焰。这把剑是董钰四人合力炼当作,丝毫不惧黑水,只一照面,便将其炸开,轰隆隆震动,层层穿透。

    巨大威力吓得蛇妖一边撤退撤退,一边拼命喷火喷雾。一时间,雾火乱飞,直炸的石壁隆隆作响,碎屑崩飞。

    白光急追而上,管它如何喷吐,径直刺破烈焰,刚好正落在它的颈上。随之轰隆一声巨响,直打得蛇妖咽喉断裂,五个头齐齐被剑气削断。

    李澄见蛇妖已死,便飞上前暗自疑惑道:“不对劲!峨眉那些人养在这的妖物,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杀了?”

    正奇怪间,忽的水面五音齐奏,一会儿,冲出一根八九尺粗、十几米高的火柱,其烈焰腾腾,黑烟四射,好似数一根烟花火树,十分骇人。

    李澄刚把飞剑收回,便见潭底,一团绿影再度涌出,雾开云散,显露原身,竟是一个九首龙身,腹下千足的怪物。

    再仔细一看,这东西更是凶恶恐怖。蛇头虎鼻,头顶摆布两侧各生一对尖角。獠牙外露,尤其是最大两根,竟有一人粗细。

    大嘴张合之际,便喷出绿红相间的浓雾。自头以下,背上乌鳞黑光,每片大约数尺。

    腹部惨白,却齐齐排排上千对肢足,每对之间还有无数细小的尖刺,若不看头,的确似个大蜈蚣。

    光是头部露出水面,从上到下,就已有七八丈。这样奇形怪状的妖物,李澄百年修行下来,也从未见过。

    李澄忽然大白过来:“怕是刚才蛇怪只是这东西放出来探风的,这才是那条蛟龙!”--------《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