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大结局(含感言) 文 / 天明又一村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青木司当作功操纵牛车本家儿人的保护带着村瀬玉绪进了城,在没有找到她所信任的人之前,在城中暂作休息。

    成果,刚到客栈休息下,就被提示结束了第一幕。

    青木司领取了奖励,不出不测的,剑道达到了七级。

    获得了新的技能【读剑术】。

    【读剑术:可以通过敌手的动作读出敌手下一步的想法,并且予以反击。持续时间:3分钟,冷却时间:一小时。】

    青木司退出了梦境,时间已经到了早上。

    他拿出了木剑,和毒岛冴子来到了客厅外的庭院处。

    冬日的庭院没有丝毫绿意,一如蓝的没有丝毫杂物的天空。

    毒岛冴子穿戴剑道服,手中持着的,还是那把木剑,一如青木司初见她的那日,素面朝天,却美的不当作方物。

    她有些好奇的看着青木司:“怎么一大早就叫我来练剑.......还有,司看起来,有些累呢。”

    青木司只是勾起嘴角:“这些都是小事,来,我们尝尝。”

    他摆出了持剑的姿势。

    毒岛冴子眯起了眼,紫发在脑后扎当作马从头至尾辫,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情。

    “我要来了哦。”她提醒一声之后,猛地标的目的前踏步。

    木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弯弯的残影,却被青木司精准无误的拦在身前,轻描淡写,宛若喝水般轻松自然。

    毒岛冴子眼中闪过一丝惊愕。

    但旋即,她有些当真了起来,脸上的笑意垂垂消掉:“小心了。”

    她的动作竟然在这样的根本上又快了几分。

    青木司嘴角挂着淡笑——她变强了。

    但,他也变得更强了。

    读剑术,在最一开始,就被他开启。

    毒岛冴子的每一个动作在他的眼里都被拆分当作了一个又一个微不当作查的细节。

    肌肉的变化,剑尖的颤栗,手腕的旋转,木剑袭来的方标的目的,是佯攻还是重击,是试探还是骗刀,一切都变得无比了然。

    青木司甚至只是单手持剑,只用平时五分力气,就可以抵挡毒岛冴子的所有攻击。

    毒岛冴子越打越是茫然惊讶,眼前的青木司变得愈发高大起来,甚至与记忆中,不当作战胜的父亲有几分相似。

    直到青木司读剑术持续时间即将结束,他赫然发力,剑尖缠绕着毒岛冴子的木刀,竟然将其卷飞了出去。

    落在了脚边,溅起一丝尘土。

    她呆呆的看着本身的双手,有些难以置信的抬起了头。

    青木司只是举着木刀,微笑着看标的目的她:“我想,我知道帮忙冴子快速提升的方式了。”

    “晨安。”忽然头顶传来了穹的声音,青木司昂首看去,二楼窗边,穹慵懒的趴在窗沿上,一头银发顺着脸颊披散在白皙的手臂上,让他有些恍惚的想到了当初第一次见她,那怯生生又冰凉的模样。

    但这一切,都跟着她露出了甜甜的微笑而消掉。

    她看着青木司:“我也能,一起操练吗?”

    青木司的检测之眼查看了她的身体数据。

    【健康值:63↑。】

    不知不觉间,她的病,已经差不多无需担忧了呢。

    “嗯。”青木司承诺了下来。

    蹲下身,替毒岛冴子捡起木刀,递到她的手里:“我们的仇敌可比我方才的那样还要难缠许多呢,此刻丧掉了斗志可不当作。”

    毒岛冴子苦涩的笑着:“俊雄的实力,恐怕也远不如此刻的司了......人,真的可能会进步如此之快吗。”

    “不,我们的仇敌,可不是俊雄。”青木司将木刀递到了她的手上。

    毒岛冴子表情有些不知所措。

    “等打赢了毒岛俊雄,我们就去找你的父亲。”青木司表情无比坚定:“把他从你这里夺走的,夺回来。”

    他重重的拍了拍本身的心口:“这,是你男人的承诺。”

    毒岛冴子的脸上,垂垂从头浮现了笑容,她温柔的笑着:“如果是司的话,我竟然感觉,并非没有可能呢。”

    青木司抬起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我必然能做得到。”

    我必然能,让所有人都幸福。

    ---------------完结线-----------------

    十年后。

    东京的某座高档别墅中。

    一头茂密黑色中长发的青木司坐在桌前,桌上,是丰厚的晚餐。

    身材健硕的前田虎坐在一旁,对着电视机上播放的《极道风云》第二十七部续作大喊小叫着,还是熟悉的光头往下,脖子上却多了几缕纹身的模样——并非是他混了极道,那些纹身,代表着的,是他的荣耀。

    他当作为了一名综合格斗选手,并且当作功的登岸了UFC的舞台,拿到了亚洲的第二个洲际冠军。

    亚洲的第一个洲际冠军来自五年前华夏,却在去年,终于被前田虎所超越。

    一旁,短发,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藤原淼温柔的哄着怀里的小女孩,身上笔直的西装被小女孩弄得褶皱也不在乎,只是乐呵呵的笑着。

    他当作功的考上了东大,当作为了一个出众的财务公司经理,固然按他的话说,他只不过是一个高级社畜罢了,但他也收获了属于他的爱情,有了本身的车子,房子,固然还贷的日子还得往后数个十年,但起码,也算幸福了。

    传闻,他筹算明年的夏天就成婚。

    没辙,谁让他连孩子都有了呢?

    “司,先吃西瓜。”穹的声音自青木司脑后传来。

    她的时间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脸上的稚气固然褪去了许多,但却仍是那副小巧可爱的模样,她将西瓜放到青木司身前,靠着青木司坐到了一边。

    “冴子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胡茬白了一半的松山岩捏着下巴,大大咧咧的坐在桌边,看着厨房里忙碌着的毒岛冴子发出一声感慨。

    毒岛冴子的年纪仿佛也定格在了那年冬天,还是那样的妩媚动听,身材丰满,听到了夸奖,也只是淡淡一笑:“爱丽丝小姐不会吃醋吗?”

    爱丽丝,就是坐在松山岩旁边的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

    “哈哈,她可听不懂日文。”松山岩笑着,却看爱丽丝忽然冷冷瞥了他一眼:“是的。”

    松山岩笑容一滞:“你.......”

    “上个月,我去报名了日文班,你知道的对吧。”她的日语十分生涩,但意思却表达的很是明显。

    看着松山岩一脸绝望的表情,青木司哈哈笑着:“真没想到,岩哥竟然会是个妻管严。”

    松山岩嘴硬着:“我这叫尊敬!”

    “尊敬,你懂吗!”松山岩念叨的话语被门铃打破。

    青木司起身去开了门。

    松阪大武牵着松子的手在门口光辉的笑着:“老大,我们来了!”

    “辛苦了,圣诞节从大阪赶来很辛苦吧。”青木司迎接着。

    松阪大武只是耸耸肩:“反正我的烧烤店有人看着,每天去不去其实也都一样啦。”

    他开了一家烧烤店,规模不大,却口碑不错,如今也算有车有房,还和松子在去年办了婚礼,只可惜,还没生孩子。

    按他的说法,是想再自由两年,享受二人世界。

    青木司方才迎接着他们进了房子坐下,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还没坐下的青木司转身便去开门,门口,一个带着鸭舌帽,大墨镜,口罩的女孩正笑着可标的目的他。

    青木司有些惊喜:“心美?”

    照桥心美摘下帽子,露出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微笑和那一头柔顺的蓝发:“我来了,司。”

    “今天可是艺人最忙的日子啊,我还以为你没时间呢,快进来。”青木司替她拍了拍肩头的积雪。

    照桥心美只是看着他,眼神中,还是十年前那般爱慕,只是比起以往的遮掩,此刻的她早已能够坦然的表露本身的心意:“如果是司的邀请,我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呀。”

    青木司讪笑着请她入座。

    她熟络的与众人打了声招呼。

    只是偶尔,看标的目的青木司时,她的眼神还是有几分掉落,但很快,却从头振奋了起来——在追求青木司的这场战斗中,她从未占据过上分。

    但是,她也从未放弃过。

    因为,青木司既然能接受穹和毒岛冴子两人,为什么,不当作能再多她一个呢?

    看着青木司闪躲的眼神,她坚信本身会有守到夜尽天明的那一天。

    “人都到齐了吧。”毒岛冴子在厨房不雅察着情况:“司来帮我端一下汤。”

    青木司麻利的去辅佐摆放着料理。

    比及所有人入座后,前田虎才有些遗憾的说道:“可惜樱木他们今天不克不及来。”

    “樱木在NBA打圣诞大战,那可没法子抽出时间。”青木司笑笑,举起手机:“好了,我们能聚在一起,已经很不容易了。”

    大师默契的摆出了拍照的姿势。

    “下一个十年,我们也要一起聚会啊!”

    青木司的话引起一片欢笑,而照片,也就此定格。

    -----------------

    PS:是的,故事就此结束了。无论如何,还需要对你们解释一二。

    比如,为何会这样不负责任的戛然而止。

    其实原因并不复杂。

    只是因为不知该如何继续了。

    每日日复一日的更新,看着只有区区四千字,却需要我越来越多的时间。

    还记得最开始的那天,我发布了这本书的第一个章节,想着只要有三百个正版读者,我就对峙写到完本。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这本书,喜欢上了这本书,我以为这是不测之喜,幸福的开始,却没想到,开始的是一场让我彻夜难眠的熬煎。

    起初的我,写作,让我很快乐。更新也只有多和更多,很少有拖更的时候,或者说,很多次都是表情一好就加更了。

    直到第一次被喷。

    我并非没有被喷过,书评区,很多人说本家儿角是个日本人那我这个作者也是个小日本,也有人说本家儿角这么憋屈作者必定也缺爱,诸如此类的话我大体一气而过,从未回喷过,删帖了事。

    但真正让我变化的,是因为二百章开头的那段剧情。说句实话,那时的我真没感觉哪里不对,怀着一股干劲,几乎没有搁浅的写完了整个剧情。

    但成果让我万分惊愕,自以为铺垫了很久,精心设计的情节变当作了巨大的毒点,自那之后,我就陷入了苍茫。

    评论区几乎被屠版一般,几十条上百条答复,清一色都是在喷我给大师伙喂屎。

    我懵了。

    连点窜带加更,总算渡过了那一次危机。

    但那一次,已经让原本直线上升的当作绩彻底遏制上涨。

    并且,因为点窜了那一次纲要,整个故事的走标的目的骤然变了画风。

    我开始束手束脚,不敢写了。

    而后,仔细去想的剧情也不竭遭受到批判,这也让我愈发不自信,总想着让大师伙都对劲,成果不竭改,不竭写,不竭变差。

    直到崩盘。

    我一直不想说我写崩了,但直到今天,我真得承认。

    崩了。

    我能写吗?我还能写。像这样的写法,我还能再写好久好久,每个月的钱还能赚不少,起码,让我渡过本年不当作问题。此外作者劝着我,大可以双开,老书一更吊着慢慢写,赚钱最重要。

    但我真的不想写了。

    昨天晚上一更结束后,就在想之后的剧情,可是越想越让我痛苦和纠结。

    无趣,乏味,或者说,已经脱离了最开始我想写的一切。

    一本原本可以十分有趣,让大师读起来轻松愉悦的书,在我情绪化,没能约束住剧情的时候,就已经变了味。

    不想再勉强下去了,再写下去,是我在吃亏么?不,我感觉是对读者的不负责。大师都在等候着我的故事,但愿我能写出更好的剧情,但我此刻所写的,真的是我想写的吗?不是。每次像挤牙膏挤出来一样的东西,能有多有趣呢?我试图写出几个好玩的剧情,但成果倒是,我一个字都想不着。

    大脑一片空白,只能不竭的用此外剧情来填补空缺,抱愧,我不想这样了。

    我承认,我绝对不是那种万分勤勉的那种人,但我抚心自问,我努力了吗?我进步了吗?

    答案是:是的。

    这本书开书到今日,无论是我发烧,感冒,坐火车,亦或是各类不测,情绪低落,分手,醉酒,都不曾断更过一天。从小到大,除了玩游戏,这大体是我对峙的最久一次。

    我,没有存稿,想做到这些事付出的辛苦真不是简单就能说出来的。当然,我知道有很多人远比我更努力,更辛苦,我不免难免有些本家儿不雅,但毕竟这是我的感触感染,对我于本身而言,我真的努力了。

    很多人建议我休息一下把,你只是需要沉淀一下了,但我却感觉,就此为止吧。

    这本书也许早就该结束了。

    所以,在这个难熬的日子里,我艰难的写下告终从头至尾。

    结局是从开头就想好的,与我最初的打算没有丝毫不同,这也许是我独一没有崩掉的东西了。

    只是很遗憾,有些打动没能传达到,有些欢笑也戛然而止。

    青木司的故事在继续着,只是我无法更好的传达给诸位了。

    我自私的就此结从头至尾了一段故事。

    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为一个故事写下告终局。

    也许你们无法相信,但事实是,写到结从头至尾的瞬间,我红了眼眶。

    对我本身而言,这是一次掉败。

    一次投降似的掉败。

    但我真的累了。

    新书的事暂时没有想好。

    或者说,是没自信吧。

    但应该还是会开的,并且不会拖太久,毕竟我还要活着,还想让他当作为我的职业,还想继续写作,继续写,写到写不动为止。

    第一本书就到此为止了。

    对不起撑持我的读者,我甚至不敢想象他们看到这里的惊愕与掉望。

    对不起撑持我的编纂,他给了我很多帮忙,我却潦草收场。

    对不起我本身。

    对不起青木司。

    如果能够再见,但愿那时的我,不会再让人掉望了。

    再见。--------《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