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孽棺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文 / 拾月荒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自张怀山复苏之后,郑邪的识海也是在他的治疗下痊愈,因而也是从头获得了沉浸深层意识范畴的能力。

    在这种状态下,郑邪的不雅察力与反映力都已经超出于气海境的层次之上,除非是像宋清那样直接用恐怖实力碾压,不然单论“战斗”这个范畴,郑邪已然是达到了无敌。

    试想,当你一拳击出之时,你的敌手可以反复以不合角度进行不雅察推演,并决策出最优方案来应对,你如何能够告捷?

    如今的郑邪便是如此,借着意识沉浸的时机来阐发仇敌的招式,再加以判断反击,固然只有短短一瞬,却也足够扭转胜负。

    入微的躲闪精细度,可以让郑邪做到真正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只是,这种将意识沉浸用于战斗中的负荷实在过于复杂,仅仅只是一次闪躲和反击,就让郑邪的思绪有些紊乱。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付出与收益对等若是郑邪能够垂手可得地运用这种手段,那才是真的毫无道理可言。

    “可能你有些无法理解......”

    郑邪一跃而起,自高空坠下,狠踏在灵虚游的胸口,将他本筹算出口的闷哼给堵了归去。

    脚上的力道逐渐增加,郑邪的眼眸也是愈发阴狠:

    “而我也懒得解释,所以通俗点来说......”

    长枪刺出,百攻无不克地贯穿了灵虚游的胸口,将他的心脏直接刺穿了去!

    而这个时候,郑邪的话语也是传入了他的耳朵:

    “归根结底,只是你太弱了罢了。你们族群的神通,早就有了破解之法!”

    灵虚游的眼珠几乎要瞪得裂开一般,死死地凝视着郑邪的面具,即使口中不竭溢出鲜血,可还是试图呜咽着说些什么。

    他始终想不通,为什么引以为傲的天赋神通会不起感化,为什么在【禁灵】的压制下,这个少年还能有如此恐怖的战力。

    见灵虚游满是不甘之色,郑邪也是心中暗笑。方才所说的那些“太弱了”“破解之法”之类的话语,只是为了混淆视听而瞎编的谎言,避免灵虚游背后的人物借此窥视出郑邪的底牌。

    假若灵虚族的人知晓了郑邪并非依靠灵气而修炼,那么往后再遇见郑邪,怕是就有了应对的手段。

    郑邪很清楚,因为这小天地中古物复苏的缘故,聚魂锁地点的区域已经是不克不及再去了,而灵虚游也必然是有着替命灵玉,所以灵虚族的人必然会从他口中知晓某些信息。

    只需随口说些瞎话便能让灵虚族的人忙乱好一阵子,这种便宜事,郑邪自然会做。

    果不其然,当灵虚游的朝气逐渐消散之时,其命魂内的替命灵玉也是显化而出,绽放出晶莹的光线,包裹住了灵虚游的命魂,便破开了虚空遁去。

    郑邪眯着眼睛,看着那替命灵玉在弹指之间消掉无踪,心中也是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然而,正当郑邪筹算上前一步翻找灵虚游的财物时,那半空中替命灵玉消掉的位置倒是轻微地颤动起来,连光线都扭曲了几分!

    郑邪惊疑不定,迅速撤退撤退一步,也是在心中与张怀山交流道:

    “前辈——”

    张怀山冷笑着打断了郑邪的询问:

    “呵,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来自讨苦吃了,你只需站着便好,他伤不了你。”

    听到张怀山的话,郑邪也是心中必然,便没有继续撤退撤退,而是静不雅其变。

    跟着空间的颤动,一点点碎裂的陈迹也是自虚空中蔓延而出,仿佛正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开空间降临一般。

    当蛛网般的裂纹密布于半空之时,原本看起来就已经脆弱不堪的空间倒是直接扭曲崩碎,而一只漆黑的大手也是从中伸出,遮天蔽日,标的目的着灵虚游的尸体抓去!

    “那是?!”

    郑邪被那一只漆黑大手散发出的气息所震慑,就连九气海的运转都是有些滞涩起来,仿佛面对死亡时的颤栗,浑身都不由自本家儿地紧绷收缩。

    “伤我族人......”

    那大手抓住了灵虚游的尸体,而一声若有若无的呢喃也是从那看不清虚实的虚空深处传来,弥漫着冰寒的杀机。

    郑邪只感觉被那杀机锁定,一时间如坠冰窟,彻骨的恐惧在周身弥漫,连逃跑的想法都无法发生!

    不远处的叶盈固然没有被杀机所包抄,但也能够感触感染到此中的恐怖,不由得瑟瑟颤栗,连双瞳中的碧蓝光泽都是黯淡下去,难以催动真武灵目。

    她张开嘴,想要呼唤郑邪的名字,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这个时候的叶盈,仿佛再次置身于大罗山中的绝境,面对着本身无法抗衡的恐怖,此中的绝望与无力,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内心。

    “前辈......我真的......不消跑吗?”

    郑邪艰难地在心中问道。

    张怀山依旧在冷笑:

    “不必,这尸王墓里可轮不到他来撒野。”

    而与此同时,那虚空之后又是传出了一声低语:

    “死......”

    只见那漆黑大手如落日般覆压而下,所有的光辉都是被那一只手给遮蔽,留给郑邪的只有无边的暗淡和濒临死亡的绝望。

    被这等存在的攻击锁定,郑邪即便在深层意识范畴演算无数次也得不出一个可以逃生的机会,仿佛每一种求生的可能都已经被完全封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本身在那漆黑巨手之下被碾碎当作灰烬。

    “来了。”

    张怀山的声音中带着看好戏的意味。

    一道璀璨到连当空耀日都无法与之争锋的刺目光辉自天际而起,眨眼间便漫遍了整片小天地,让这广宽不知多少里的天地中只充溢着纯粹的光线。

    在这充满着压迫感的光辉之下,郑邪下意识地便闭上了双目,再也难以看见面前发生的一切。

    如果说之前的漆黑巨手所流露的是凝滞的暗淡,那么此时的光辉便是破开天穹的白,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与审判之意,就这么骤然降临。

    “天关试炼,不容干与,断你一手以示惩戒。如若再有冲犯......”

    “隔千万里亦斩你!”

    一道辨不清男女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响起,其语气带着浓郁的警告意味,仿佛要告诫某个人。

    而先前那锁定了郑邪的磅礴杀机也是骤然消散,仿佛从不曾呈现过一般。那种冰寒和压抑在弹指之间消逝,令人都有些怀疑它是否曾经呈现过。

    砰。

    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传来,让郑邪都是感触感染到了足底的震动。但是此光阴辉璀璨,郑邪仿照照旧是不敢睁眼,只能在心中猜测发生了什么。

    “试炼继续。”

    先前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不带丝毫感情,好似只是在宣读某条判决。

    而在这声音消散之时,那些璀璨的光线也是如潮流般消退,再度回归于天际。

    也是在这个时候,郑邪才敢勉强睁开双眼。

    而也就是这一眼,让郑邪从头凉到脚。

    “嘶……”

    郑邪倒吸一口凉气,的确有些不敢相信本身眼前所见,口中喃喃道:

    “骗人的吧......”

    只见在数十丈之外,一只干涸而漆黑的手臂如被雷劈的焦木一般横置在大地上,其上生气黯淡,断口处整齐光滑,仿佛被什么锐器毫无阻碍地斩断。

    这手光是骨骼大小便有十余丈之长,加上外头包裹着的焦黑皮肉,的确就像是一头死去的蛮兽卧伏在地上,使人望而生畏。

    联想到方才发生的一切,还有那声音中所说的话,郑邪不难猜测这一只断臂属于谁,因此也更为震惊:

    “就这么......被砍下来了?”

    张怀山幸灾乐祸的声音也是在郑邪脑海中响起:

    “不然呢?这傻子居然还感觉本身可以在尸王墓中乱来,着实是有些没脑子。”

    郑邪仿照照旧沉浸在方才的璀璨之中:

    “什么样的生灵才能有这般威势?”

    张怀山见状,也是毫不客气地将郑邪拉回了现实:

    “不管什么样的生灵都和你没什么关系,你此刻就是个小虫子,想再多也没啥用,还不如先去把那手中的东西弄到手。”

    郑邪闻言一愣:

    “嗯?什么东西?”

    张怀山怪笑一声:

    “什么东西?那你就要问阿谁傻子了,为什么偏偏要将带着戒指的这只手伸到尸王墓的地皮来?”

    郑邪一个激灵,迅速将视线锁定在那焦黑干涸的漆黑巨手的手指之上,公然是看见了一枚小小的戒指!

    诡异的是,这戒指仿照照旧保持着小巧的模样,使得它深深勒入了这巨手的皮肉之中,就连骨骼都是被它束缚得碎裂凹陷下去。

    似乎是大白郑邪的猜疑,张怀山的声音也是当令响起:

    “这只手被斩断后也就没有了灵气来源,其上的须弥戒便无法再维持合适的大小,便恢复了本来的面貌,才会呈现这般状况。”

    郑邪咧了咧嘴,内心的狂喜让他无法再维持安静的神色:

    “意思是......它归我了?”--------《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