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

正文 第一二七章 从木叉到桑蚕 文 / 墨守白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木叉的制造很有必要,因为在农业劳动中,很多处所都能用的上。

    就比如‘翻场’、‘起场’、将油菜梗或者是其它干草上垛等这些,有了木叉城市更加的轻省便利。

    值得一提的是,韩当作在大师兄、铁头几人的伴随下在附近的树林子里寻找合适做木叉的栋梁之才的时候,很是不测的发现了桑树的身影。

    这桑树倒是跟后世的桑树不同不大。

    这一不测的发现令的韩当作欣喜若狂,不是因为找到了适合做木叉的材料,而是想起了与桑几乎是绑缚在一起的东西——蚕!

    那种小小的、深深的烙印在中华民族身上的虫子,韩当作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感觉它是那样的可爱。

    受够了放屁不透风的皮裤衩的他,是多么巴望能够拥有一件布做的贴心之物。

    这种执念,是这个时代所的有人都不克不及够理解的!

    事实上,这一年多里,韩当作也在寻找麻的踪影,只可惜那种在后世长得处处都是的野麻他并没有发现,悲伤之余,只能是继续忍受着让他深恶痛绝的皮裤衩。

    韩当作在发现了桑树、联想到了蚕以及丝绸制作的裤衩之后,所爆发出来的热情是令人感应惊异。

    至少跟着的大师兄、铁头等人就非常的惊异。

    平时爬树算不得多快的韩当作,此次却灵活的像个猴子,蹭蹭几下的爬到树上,攀着树枝在枝枝叶叶间不住的观望,想要找到出缺口的桑叶,以及那种一看就令人心生垂怜的虫子。

    只可惜,老天给他了一个虚假的欣喜,他在上面寻找多时,并没有发现蚕的踪影。

    不甘心的韩当作溜下树,弯着腰一寸一寸的搜索地上的枯枝落叶,想要从中发现一些蚕屎。

    吃了就要拉,在树上有枝枝叶叶的挡眼,看不清楚,远没有在地上寻找蚕屎来的靠谱。

    跟来的大师兄以及铁头等人,看看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兽皮裙下面的皮裤衩尽显无遗的神子,您望望我,我瞧瞧您,全都是一脸的茫然,显然是不大白历来稳重的神子,此刻做出这样令人费解的举动来,是所为哪般。

    大师兄迷惑了一阵,上前询问韩当作在找什么,急于寻找到蚕的踪影的韩当作,低着头在这些枯枝落叶上急切的寻找。

    听到大师兄询问,头也不抬的道:“蚕屎,蚕屎。”

    大师兄听到韩当作的回答之后,一脸的迷惑不曾减少分毫,这样迷惑了一阵之后,眼睛忽然就又瞪大,看着趴在地上一副急不当作待的神子,满是不敢置信的样子。

    大师兄不知道神子所说的‘蚕’是什么东西,但后面的阿谁‘屎’字却不陌生,毕竟神子曾经用这东西差点将整个部落的人都干翻……

    如今神子又是这样急切的寻找那什么的屎,这……这……

    大师兄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大师兄跟在韩当作的不远处,仔细的盯着韩当作,他已经做好了一旦发现神子有什么异常举动,即便是冒着冲犯神子的危险,也要及时避免的筹办。

    好在这附近的一大圈神子都找了一遍,也没有寻出什么来,大师兄一直提着的一口气,这才缓缓的吐了出来。

    不过待到发现神子一屁股坐在地上,露出浓重的怅然若掉的神情之后,大师兄刚松的一口气,便又提了起来。

    看来以后派人时刻跟着神子了,免得神子作出什么不睬智的工作出来。

    这工作,一直沉浸在养蚕做裤衩工作中的韩当作两天后才察觉,在从这两天一直跟着他、陶都不烧、支支吾吾的黑娃嘴里知道了工作的大体之后,一脸黑线的韩当作在黑娃屁股上连着踹了好几脚这才稍微有些解气。

    不过再看到有些担忧的望着本身的大师兄的时候,韩当作还是恨不得扑上去将他活活掐死!

    这两天大师兄望标的目的本身的眼神有些担忧,韩当作也多少察觉了一些,只以为他是为本身此刻有些魂不守舍的状态担忧,一心想着蚕的工作韩当作并没有过多在意,也没有解释。

    直到今天从黑娃这里得知缘由之后,韩当作这才算是一下子清醒过来!

    娘的,本身像是有那种反常嗜好的人吗?这个无良的原始人!

    韩当作愤愤的想着,随后回想起本身这两天的表示,尤其蹲在桑树下面寻找蚕屎的样子,悻悻的嘟囔了一句,决定不在这件工作上跟脑袋不太灵光的大师兄较劲。

    为了洗白本身,摘到这顶硕大的、喜翔的帽子,当天晚上,他将大师兄叫到内洞,跟巫一起说关于蚕的工作。

    巫对于神子所说的这些显得有些迷惑,因为韩当作今天所说的工作对于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的他来说显得有些难以理解。

    什么蚕、什么丝、什么丝绸,什么桑树的,实在是让人费解。

    待听神子说到最后,发现这一系列复杂的他到此刻都没有理清关系的东西,居然是为了弄出一种可以做衣服的、叫做‘丝绸’的东西时候,巫显得更为的不解了。

    因为在他看来,此刻裹在身上的兽皮就足够好了,实在是没有必要花费那样大的力气,去做这些工作。

    巫说出了本身的不解,韩当作点点头,去看大师兄,想要听听他是怎么说。

    不过这家伙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上面,忽然见韩当作子转头问他,先是一副错愕的样子,随后望标的目的韩当作目光有些躲闪,再然后才才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出来。

    韩当作见此哪里还不知道这家伙在想些什么?

    “过来!”

    韩当作板起了脸,对大师兄说。

    接下来的这一幕如果被其余部落的人看到必然会惊掉下巴。

    这个勇猛无比的部落首领,在听到这个孩童一样的神子这样对他措辞之后,不仅没有发怒,反而是低眉顺眼的乖乖过去。

    韩当作提起脚不轻不重的连着在大师兄的腿上踢了几脚,挨了打的大师兄反而更加的欢喜,特意又往神子身边凑凑,让神子揍起来更舒服一些。

    他这样做,并不是说他是贱皮子,喜欢被人打,而是发现本身误解了神子的意思,并且还是那种比较严重误会。

    对尊敬的神子起这样的误会,在大师兄看来实在是不当作饶恕,接受神子的惩罚是应该,只有接受了神子的惩罚,他才会感应心安。

    这种心理很好理解,就比如小时候闯了祸,最令人担惊受怕的不是挨板子,而是父母对您不睬不睬。

    那种内心的煎熬最是令人难受。

    板子落在屁股上了,心里反而会安靖下来,因为打了就了了。

    韩当作也正是发现了大师兄的状态之后,联想到了本身小时候挨揍的经历,方才这样施为的。

    目前看来效果不错,没看这家伙都被本身的接连几脚踹出笑脸来了吗?--------《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