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武侠修真 > 先砍一刀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一命抵一命 文 / 面目全黑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他带着一老一小,闯进了小巷中,避开了“嗖嗖”而过的箭矢。

    然后,他将白叟和小孩推了进去,独自一人转身,拉开手中将近一人高的铁胎弓,就回了一箭。

    弓声仿佛霹雳,箭矢发出恶龙般的咆哮,旋转着,搅动着倾盆大雨,穿透重重雨幕,将三个骑着鬼马的阴兵一箭贯穿。

    三个阴兵连同胯下的鬼马瞬间破碎,然后,光阴倒流一般,碎片又迅速从头拼接。

    没有针对性的手段,他无法对这些阴兵造当作太强的伤害,硬靠磨的话,他能磨掉几个后就会没了力气。

    剩下的阴兵,毫不断留,继续的冲了过来。

    老铁连射五箭,每一箭都击碎两个到三个阴兵,持续五箭一个呼吸内全部射完,将所有的阴兵都射当作了碎片,为本身争取到了半晌的时间,代价就是胳膊酸痛难耐,连抬起来都吃力气。

    带着一个小孩和一个白叟,注定跑不快。在小巷中穿梭,也只能迟延一时。

    很快,被射当作碎片的阴兵们又从头恢复原状,直追上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个女鬼从天上掠过,刚好就盯上了老铁三人,直冲而下。老铁体型膨胀,沸腾的妖气凝聚,一拳就把女鬼打得粉碎。

    可是,紧跟着,一个阴兵穿墙而过,堵在了前方,提着大枪驾着胯下鬼马,就直冲上来。

    小孩被吓得哇哇大叫,白叟把小孩往旁边一推,接着就被大枪刺穿。

    残破的身躯,被挑飞了出去,因痛苦而扭曲的脸上,那一颗浑浊的眼珠,透着眷恋。

    猩红的血珠飘零,和瓢泼大雨混合在一起,喷血的伤口,刹那间被冲刷得惨白。

    小孩的头重重地撞在墙上,头皮破损,鲜血渗出,小小的身躯软倒在地。

    老铁怎么也没想到,只是一个不留神,爷孙二人便1死1伤。

    他一标的目的沉默寡言,情绪不易外露。此刻即便是愤慨不已,也只是双眼猩红,腮帮紧咬,依旧沉默。

    还没有发出怒吼,沉默的冲了上去,沉默的挥起了将近一人高的铁胎弓,将这个阴兵抽得粉碎。

    白叟的身躯重重落地,伤口迸裂,扭曲的表情却安详了下来。浑浊的双眼掉去了最后的神采,怎么也不肯闭上。

    啪!

    即便在“哗哗”的雨声中,这一声撞击声也是如此的清晰,混合着泥点的水花高高溅起,溅到了老铁身上,让老铁更添几分狼狈。

    他迅速的跑到了小孩身边,一探手,还有呼吸。一把抱起了小孩,踏着湿滑的地面,抬脚狂奔。

    又一个阴兵穿墙而过,跨坐着鬼马紧追而至。锋锐的枪尖,直指老铁后心。

    老铁发出抽出箭囊中粗大的箭矢,猛的回头,一脚踏弓一手拉弦。

    崩!

    黑影一闪而过,这个阴兵瞬间化为碎片。老铁重重地倒在地上,肩头衣服破损,渗出红色,衣服里面,伤口周围的肌肉略显枯萎。

    整条胳膊,被抽走了大半力量。老铁用力的翻身爬起,然后,便发现,更多的阴兵穿墙而来。

    他换了一个手抱着孩子,抬脚挑起了那巨大的铁胎弓,一脚踏住弓身,将其踩入淤泥。一手抽出了箭囊中最后的四支箭矢,被手指扣住。

    豆大的雨滴砸落在残破的斗笠上,升腾起阵阵薄烟。然后雨水汇聚于帽檐处,滴落下来,就像一串串珍珠。

    小巷中,一片漆黑。一个个阴兵,浑身同样漆黑,在这小巷中,就仿佛隐形了一般。

    但是,老铁却偏偏将这里的景象“看”得个清清楚楚,和他的父亲不合,他没有父亲那样的天赋,但他父亲也没有他的天赋。

    心眼术和龟息术,鬼哭在练,并且已经熟能生巧。老铁同样在练,比鬼哭练得更好,心眼术和龟息术两大术被他练得已经登峰造极,同时彼此之间相辅半斤八两作。

    狭窄的小巷,过于漆黑,看不见任何东西,他干脆封锁了视觉,闭上了眼睛。味觉无用,所以他也封锁了味觉。最后嗅觉,因为这场大雨,自然也大打折扣,因此嗅觉也被他封锁了。

    三大觉都被封锁,取而代之的是听觉与触觉前所未有的加强。

    每一滴雨滴落的声音,都被他的双耳听得清清楚楚。每一缕风吹过,他粗拙的皮肤就感触感染的明大白白。不仅如此,一丝飘渺的灵觉,往日的高冷也不见踪影,开始标的目的他抛出媚眼。

    阴兵们动了,但是老铁更快。

    他就凭借着一只胳膊两条腿,分前后摆布一口气将四肢箭全部射了出去,整个过程不超过半个呼吸。

    炸雷般的声音连当作一片,然后四道黑影飞过,在雨幕中留下四道笔直的螺旋直线,中间一条浮泛,这是四支箭颠末的轨迹。

    此中射标的目的前方的那支箭,击穿了三个挡路的阴兵,然后飞得不见了踪影。三个挡路的阴兵瞬间扭曲崩溃,消掉在雨幕中。

    射标的目的后方的那支箭,只洞穿了两个阴兵,跟着一头扎进一堵墙中,只留下手掌长的箭从头至尾微微颤抖。同样,两个阴兵扭曲崩溃。

    摆布两方的箭,先是洞穿的墙壁,接着余势不止,一个洞穿了两个阴兵,一个洞穿了一个阴兵之后,在另一个阴兵身上蹭了一下。就这样,三个阴兵扭曲崩溃,一个阴兵大半身躯崩溃。

    连射四箭之后,老铁闷哼一声,胳膊皮肉扯破,溅出血雾,双腿微微颤抖。他踢起铁胎弓,单手勉强抓住,紧接着快步分开。

    然而,没等他分开多久,原本扭曲蹦溃的阴兵,此中有六个再一次恢复原形,不过这一次又透明了许多。

    老铁穿过长长的小巷,一道黑影闪过,他就是一个踉跄,“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手中铁胎弓飞了出去,他紧紧的护住怀中小孩,在地上滚出了很远。

    他的小腿,被阴兵的箭矢击中,瞬间就干瘪了下去,被击中的处所小了足足一圈,导致他腿提不上劲,加上剧痛无比,摔倒在地。

    骑着鬼马的阴兵如附骨之蛆,又一次追了上来。

    老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无论是体力还是妖气,都已见底。看来,今天就要撂在这里了。

    他睁开了先前一直紧闭的双眼,双眼中的坚定里微微透着苍茫。

    他是被老酒鬼养大的,从小老酒鬼就告诉他:“您爹是个顶天登时的大英雄。”

    就因为这句话,不知不觉中,他也走上了他爹的老路。他爹用弓箭,他也用弓箭。他爹斩妖除魔,他也斩妖除魔。

    可是,一直以来,他都没想过这是为什么。之前,去救白叟和小孩,他也没想过这样做有什么意义。白叟被杀,他也只是因为本身庇护不力而感应愤慨,却并未因为白叟的死去而哀痛。

    此刻,到了绝境,他依旧护住怀中的小孩,这一切,都是出于本能,出于心中阿谁高大的背影。

    明明,他们相见的时间少得可怜。

    或许,以后都无法再相见了吧!

    老铁趴在地上,卷缩起身体,牢牢的将小孩护鄙人面。脑海中,却一遍遍的回忆着本身的一生。

    真是,太过单调了啊!

    叮铃铃……

    叮铃铃……

    猛然间,清脆的铃声传入耳中,铃声不大,倒是如此的清晰。

    阴兵们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透明,然后,就像是橡皮泥被小孩胡乱的拉扯,眨眼间就不见了人形,变当作一团莫名的物体。

    无声无息中,围上来的阴兵在透明与扭曲中悄然消掉。

    与此同时,铃声也停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晰的脚步声。

    踏踏踏……

    每一脚,不轻不重,踩得很稳。满是积水的地面,溅起水花,仿佛一朵朵浑浊的莲蓬。

    斗笠,长刀,以及无论是怎样的暗中,也挡不住的斗笠下那一双不竭成长寒光狭长如刀的双眸。

    是鬼哭!

    脚步声停了,一双踩着草鞋满是烂泥的大脚呈此刻老铁的眼前。老铁抬起头,就看到一只伸来的手,手掌上满是老茧,粗拙有力。

    鬼哭的声音铿锵有力,干脆利落,极具穿透力,他的铃铛一样,随便在这“哗哗”的雨声中,也是如此清晰:“您救我一命,我救您一命,扯平了。”

    老铁一把抓住了那只手,借力站了起来,一标的目的沉默寡言的他发出了低落的笑声:“可没扯平,您还欠我食宿费呢。”--------《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