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谁不会死? 文 / 夕山白石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我是迈·拉达!是伟大的战神阿瑞斯的后裔!人类!你们竟敢囚禁我!人类!人类!你们听见了没有!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看守室内,迈·拉达双手抓住铁栏,疯狂地拍打起来——无人理会他此时的疯狂……警官们除了一位正在值班的之外,其他的人都被皮克大叔拉去恰饭了。

    小镇警局的警官们对于这个伤人案的嫌疑犯的判断是:这是个沉迷虚拟游戏不当作自拔,幻想本身是拥有超能力的超人之类的疯子。

    所以在听取了皮克大叔的定见之后,现任的警长十分果断地将迈·拉达暂时收监,然后尽量联系其家人亲属……接着和皮克大叔恰饭去了。

    饭点真的早早就过去了,见已经没什么工作,正在值班的警官在外卖的汉堡包到了之后,也在恰饭了……灯光暗淡的监考牢走廊深处,时不时地传来了野兽般的怒吼声音。

    “放我出去…愚蠢的常人!我是……”

    “别吵我吃饭!”

    砰——!

    走廊的大门一关,顿时安静了许多,值班的警官吃着几层的三明治外送……美滋滋。

    放人是不当作能放人的,暂时都不当作能放人的,因为病院传来的动静,被送到病院的几名青少年,伤势很重,至今还没有醒来……这个疯子,大体是要被判刑的!

    至于这位迈·拉达之所以如此的疯狂,其实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确实俄然掉去了所有的力量,沦为了一个连小裙子老大爷皮克大叔也打不赢的凡夫俗子,因而才会过不去本身的坎,掉去了理智变得疯狂之类……怎么可能!

    “今天的三明治还是很棒棒哒。”

    ……

    ……

    小镇病院,此时不仅仅是医务人员,就连大部分的病患们,都纷纷带上了囗罩——因为一成天的时间,病院都弥漫着一股熏人至极的恶臭的味道……宛如下水道中已经开始腐臭的老鼠尸体的那种味道。

    只是请来查抄通风管道系统的师傅,在仔细的查抄过后,却未能找到这股恶臭的来源——在这种让人头痛的情况之下,小镇的病院暂时只能忍受着这股异味,正常地营业着……说是正常的营业,但其实有不少前来看点小病痛的病人,最后还是选择了分开。

    走廊显得十分的冷清,带上了两层消毒囗罩的护士姑娘推着装着药品的车子,缓缓走着——她要去给那些住院的病人送去药物。

    显然,这样的异味环境之下,是十分影响工作效率的,但当这位护士姑娘来到病房的时候,却不测地看见,还是有能够忍受这种异味存在的人……并且还是好几个。

    并且,他们竟然全部都是白叟——护士姑娘经常会给他们送药,所以清楚这几位白叟的病情……他们都是身体每况愈差,如今只能够依靠药物的刺激,暂时焕发身体最后的能量……假如一直没有比及他们需要的手术或者新的医疗技术,这几位白叟的寿命也就差不多到头了。

    “你真的没有任何的不舒服吗?需要我给你把窗户打开吗?”护士姑娘走到一名老太天的窗边,低声说道:“这里的空气太闷了……你的病,应该多呼吸一些新鲜空气的。”

    “不消了,我并不感触感染到闷。”躺床上已经有三个月,如今子女前来探望的次数也从原本的每天到来,变当作了一周才来一次的老太天摇摇头,“我并没有感触感染到异味的存在,像是此刻这样就很好了,这会让我感触感染自在一些。”

    自在?

    护士姑娘暗自摇摇头,忽然有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这股子异味似乎真的挺合适这几位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病人的……就仿佛,其实就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死亡的味道一样。

    当然,这只是一种下意识的想法,当不得真……护士姑娘也暗自被本身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作为医务人员,在入职的时候是要宣誓的——这是与本身曾经的誓言违背的想法啊!

    “我还是给你把窗打开吧,这里实在太闷了。”护士姑娘摇摇头,“别的,你应该吃药了。”

    奇怪的是,素来都不喜欢吃药的老太太,此时只是静静地看着护士将窗户打开,默不出声。

    护士姑娘忽然感触感染到背后传来一股子的寒气,不禁打了个冷颤……她猛地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看见的只是躺下了并且盖好了被子的白叟。

    她什么时候躺下去的——她原本是坐着,靠着床头与本身措辞的才对。

    不知为何,护士姑娘忽然有点儿的心慌,她飞快地把药丸给放下,仓猝忙地叮嘱了两句之后,便推着车子快步分开了这间病房——尽管她大白,这种做法,是完全违背了一名医护人员的职业操守。

    但真的很诡异。

    一成天的时间,整个病院都似乎充溢着这种诡异的氛围——尤其是病院走廊天花板上的筒灯,此时忽然忽明忽暗起来,让人更加的不自在起来。

    “这电压有不不变了……改找电工了!”护士姑娘暗自想到……其实电工已经针对这种情况,检修了好几次,但每次都不克不及找到正在的愿意,这些灯管很快就会再一次恢复现如今不不变的状态。

    诡异的氛围似乎更加的浓郁起来,护士姑娘独自一人推着架子车在走廊上不寒而栗地走着。

    她不知道本身在害怕什么……这种害怕甚至让她竖起了鸡皮疙瘩,让她一下子难以保持镇定。

    一闪……一暗,病院的走廊俄然彻底地暗了下来。

    护士姑娘的嗓子已经完全提了起来,而灯光在刹那间的暗掉之后,一瞬间就再次恢复了敞亮,随后又极快地暗了下去——而就在此时,一张人脸赫然在灯光亮起的瞬间,呈此刻她的眼前。

    啊——!

    她顿时被狠狠地吓了一跳,感触感染心脏都要跳了出来似的,手足都是冰凉的。

    “对不起,吓到了你。”

    走廊的灯光一下子恢复了正常,不再是一闪一闪的状态……护士姑娘看到了是一名随意地束着长发的男子。

    三十来岁的模样,双手带着白色的手套,别的背着一个单肩包……看起来像是一个落魄学者的模样:普林老师。

    “没…我只是…算了。”护士姑娘摇摇头,随后皱眉问道:“请问是有什么工作可以帮到你?”

    “并没有。”普林老师微笑着摇头:“我只是筹算去探望一位友人……没想到吓到你的。”

    “此刻已颠末了探病的时间了!”护士姑娘皱了皱眉头:“先生,你应该分开,不然可能会打搅到此外病人的休息时间。”

    “那好吧。”普林老师点点头,直接就从这位护士姑娘的眼前分开。

    护士姑娘疑惑地看了一眼,嘀咕着说道:“门卫是越来越松懈了……这个点居然还把人放进来。咦?”

    她嘀咕完,才忽然想起,这个带着手套的男人,看起来仿佛也不在乎病院此时的异味一般,居然面不改色。

    ……

    普林老师从护士姑娘的视线消掉之后,并没有顿时分开病院,他只是找了另一条路……另一条可以到史姑娘先的太太目前地点的不雅察室的里。

    当来到不雅察室门前的时候,透过玻璃窗户看去,只见史姑娘先生此时似乎已经累倒了,独自一人蜷缩在了墙角处,身上胡乱地改了一件衣服。

    普林老师看了一眼,随后暗暗地推开了不雅察室的门,走入……做到了不省人事的黛布拉太太的身前。

    他将被子的一角翻开了一些,随后将黛布拉太太的手臂给从被窝中掏了出来……普林老师仔细地端详着黛布拉太太的手背,像是在想着什么。

    黛布拉太太此时睡得太沉,要不是时刻跳动着的的仪器有数据显示,大体不少人会将此刻的黛布拉太太当作已经死亡了有段时间了吧——她被掏出来的手臂之上,竟然呈现了死人才会呈现的尸斑!

    是的,黛布拉太太此时的手臂,不仅仅呈现了尸斑,甚至手臂上的皮肤更是已经分开,仿佛轻轻一撕,就能够撕出一大块出来……甚至,在扯破的皮肤中,还能够看见米白色长条型的小虫子!

    “快要不当作了吗……”普林老师垂头仔细看着,最后缓缓地叹了囗气——他伸手从本身的单肩包中,取出了一个盒子来。

    盒子只是普通的保鲜盒子,至于里面装着的,倒是一些附着新鲜苔藓的泥土——这是他一大朝晨,就在小镇外的郊区的林子中挖来的东西……他今曰早上在公交上碰到神学院的新生,其实并不是因为早早地就要去熬炼身体的关系,而是为了是十几公里外的郊区林子傍边,弄来手头上保鲜盒中装着的这些黑色的泥土。

    普林老师此时随意地在盒子中抓了一把黑色的泥土,随后轻轻地洒在了此刻的黛布拉太太的身上!

    没有人知道他想要做些什么,或者正在做着什么,知道的仅仅只是让人难以置信的工作——这些黑色带着苔藓的俄然,竟然让黛布拉太太已经开始腐臭的手臂,给复原了!

    其实并没有过去多久的时间,病床上不省人事的黛布拉太太,却因为身上洒了黑泥而变得十分的精神。

    后来普林老师缓缓撤退撤退着……撤退撤退着分开了这件不雅察室,来到了史姑娘先生的面前,紧接着又往史姑娘先的身上,洒下了黑色带着苔藓的泥土。

    本来,史姑娘先生的脖子上,竟然也呈现了类似黛布拉太太手臂败北的情况。

    当史姑娘先生的脖子也恢复了过后之后,普林老师看了眼保鲜盒子中所剩无几的黑色泥土,轻轻地摇了摇头。

    “明天再去弄一点吧……”普林老师嘀咕着说道。

    ……

    史姑娘先生忽然间醒了过来,他胡乱地抹了一把脸,随后赶紧爬起了身来——他是想要一直看着不雅察室,好第一时间发生了情况,就通知大夫到来的,但没想到本身竟然睡着了过去。

    看来真是的太累了,以至于呈现了……幻觉

    史姑娘先生感触感染本身似乎听见了半年前的那道声音,可是当他清醒过来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发生。

    他不得不将这件工作当作是本身太累了的痴心妄想,他赶紧看了一眼不雅察室内的太太……见所有的仪器都显示正常,而太太的气色看起来似乎更健康一些。

    史姑娘先生下意识露出了笑容来……这也算是一个好动静吧——只是,Joe,他的大儿子,依然还没有找到。

    这让史姑娘先生宛如被一层暗影所弄照着般,不时刻刻都感触感染到心中的不安与忐忑。

    后半夜的时候,病院傍边的异味垂垂散去,医务人员和大部分的病患终于可以将囗罩解开……后半夜的工作固然劳累,但却不测地变得清醒了起来。

    唯有那几位白叟,在后半夜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俄然抽泣了起来。

    他们说他们仿佛要活不下去了,他们其实不想死。

    但谁不会死

    ……

    ……

    普林老师分开病院后,独自一人在街道上走着……如此深夜的时分,似乎与他的脚步十分的契合。

    他总是给人一种似乎是属于黑夜的感触感染……然后,热闹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安好。普林老师在一家还在营业的酒吧门前停了下来,看着色彩鲜艳的酒吧大门,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音乐的声音……就这样站着。

    “不筹算进去吗,普林老师。”

    普林老师回过头来,看见的赫然是早上在公交之上偶尔的那位神学院新入学的学生——洛邱。

    “是你啊。”普林老师露出了一丝微笑来,看着洛邱缓缓走进……走进到了他本身的身边。

    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不是很适合热闹和人多的处所。”

    洛老板想了想道:“你喜欢热闹和人多的处所?”

    普林老师还是摇摇头,随后又淡然说道:“其实只要远远地看看就可以了……这样其实也不错的。”

    洛老板此时直接说道:“老师,有兴趣进去喝一杯吗?”--------《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