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其他类型 > 古玩大亨

正文 第八百九十六章 是这个原因 文 / 红薯蘸白糖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琉璃厂古文化街,卓越古玩店内,氛围在短时间内急速的发生了改变,众多的目光都不知不觉的转移到了本来是客人的耿长贵的脸上。</p>

    而耿长贵站在那里,脸色也禁不住变了又变,神情难看的像是一个死人一样,灰白中透着青色,眼神慌乱飘忽。</p>

    薛晨见耿长贵不吱声,又淡淡的说了一句:“耿老板,咱们都是街坊邻居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不消客气,也不消遮遮掩掩的,但说无妨。”</p>

    耿长贵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无比怨气的看了一眼被两个差人夹着,如丧考妣的吴姓男子,恨不得立刻提刀剁了这个废料。</p>

    打算明明是假装偷东西,而不是真偷,比及时差人到来没有发现赃物,也就不消担忧缠上麻烦,而他会很巧合的带着一群邻居过来作客,亲眼看到这一幕,让邻居们都知道这个新店的老板是个不靠谱的人,趁便还能得到一笔补偿。</p>

    多么简单又完美的一个打算,可是怎么会搞当作这样?!明明应该随便藏在大堂某处的玉扳指怎么会在皮包里呢?玉扳指也就算了,也就两三万块钱,就算硬抗下来也算不了多大的事,找一些人动动关系,说不定连刑事责任都不消担。</p>

    可他吗阿谁特级羊脂和田玉的玉珠是怎么回事?脑袋被驴踢了还是魔怔了,那可是价值一千万的珍宝,竟然也敢下手,还当作功从对方的身上偷到了,您这不是本身找死吗,可别拉着我啊。</p>

    耿长贵手里就是没有刀,如果有的话,必然将本身找的这个废料剁碎了喂狗,才能纾解心中的震恼。</p>

    可耿长贵不知道,被两名差人夹着的男人心里也是死的心都有了,更是憋屈的想要撞墙,因为他冤枉啊。</p>

    和打算的一样,凭借他灵活的头脑和迅捷的动作,拿到了玉扳指,不过并没有放在本身的皮包里,而是顺着衣袖和裤腿滑到了地上,然后用脚推进了靠墙的架子下面的空隙里。</p>

    他千真万确是这样的,鬼知道玉扳指怎么会呈此刻他的皮包里,至于阿谁玉珠,他更是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偷了,可偏偏呈此刻了本身的皮包里,真是黄泥掉进了裤裆,一想到价值一千万,想到一旦判刑会牢底坐穿,他几乎吓的要飚尿了。</p>

    他已经完全不会思考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克不及把罪名坐实了,也顾不得会不会得罪雇本家儿耿长贵了,去他大爷的,想让我把罪名担下来,不当作能,一千万的大案,用屁股想也知道扛不得。</p>

    薛晨索性坐回了椅子上,手里把玩着那颗特级和田玉的玉珠,是在从储存室里往外搬运这批古玩的时候,他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拿在手里盘玩的时候感触感染挺有意思,就随手扔进了玉瞳空间内,没想到今天用到了。</p>

    刚一进门,标的目的这个吴姓男子询问姓名时,他就已经通过读心能力大体的知道了这个人的龌龊筹算,知道是故意来做扣、找麻烦的,但没拆穿,而是就将计就计!</p>

    他知道玉扳指被藏在了哪里,心思一动,就被瞬移放到了玉瞳空间内,而比及差人来时,又用玉瞳空间的能力将玉扳指连带着特级羊脂玉玉珠挪移到了此人的皮包里,就这么简单,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此时彻底的倒置倒转了过来,让算计他的人自食恶果,此刻看起来效果还不错。</p>

    不过,他还有一些事不是很清楚,那就是耿长贵为什么要这么做,没有理由啊,他初到京城,这还没几天时间,两个人只见过一次面,更是没有发生过矛盾,若说是生意上的竞争,那就更可笑了,琉璃厂上百家从事古玩行业的店,家家都是竞争关系,不当作能偏偏来搞他吧。</p>

    他本可以通过读心能力探知,但没那么做,也不需要,稍过一段时间,一切自然城市知晓。</p>

    耿长贵见到两个差人似乎已经有些等不及想要带人会派出所了,贰心里一横,黑着脸来到薛晨面前,低声说道:“薛先生……”</p>

    “嗯?耿老板,您怎么了,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怎么吞吞吐吐的,要不这样,我先和差人同志去派出所,录了供词,把案子说清楚了,回头我们再谈?”薛晨看都不看耿长贵一眼,态度不冷不热的说道。</p>

    在场的诸葛义也好,李陵春也罢,还有同来的别的几个店的老板,都默然不语,看标的目的耿长贵的眼神里有不解、恼火和鄙夷。</p>

    去了派出所,立了案,那就晚了!耿长贵眉头凝当作了一个疙瘩,他也不是二愣子,自然也看大白,本身已经表露了,脸色也不由得愈加的青黑,脖子和脑瓜门的血管都崩了起来,喘了两口粗气,又长长的泄了一口气,低声下气的说道:“薛先生,这件事……是我的错,一百万,这件事就当没发生,如何?”</p>

    “一百万?”薛晨抬眼轻飘飘的看了看耿长贵。</p>

    看到薛晨若有若无的嘲弄,耿长贵咬着牙,苦涩的问道:“薛先生,那您说个数?”</p>

    “耿老板,我哪里得罪您了?”薛晨直截了当的问道。</p>

    耿长贵一时沉默不语。</p>

    李陵春很不睬解,耿长贵为什么要这么做?双方也算是老相识了,固然谈不上关系多好,但昂首不见垂头见的,怎么能做这种事呢。</p>

    被邀请来一同作客的其他几个人心里也都不太舒坦,说起来他们也是被操纵了。</p>

    两个差人都没有出声催促,也都看出来了一些门道,知道双方这是在何谈,想要私了?按理来说,既然他们看到了这个案值已经不克不及用出格巨大来形容的盗窃案件,应该追查到底的,走公诉,可做任何事都不克不及死脑筋,能在琉璃厂开店的那有简单的。</p>

    见耿长贵玩沉默,薛晨也懒得再继续追问,不过在他刚要做出起身的动作时耿长贵不得已开了口。</p>

    “是因为一笔买卖……”</p>

    话难以出口,所以耿长贵说的很含糊,断断续续的,但薛晨还是听大白了,知道了这此中的缘由,是因为一笔生意!</p>

    卓越店作当作了三笔大生意,此中一笔是卖了一只唐晚期的白玉蝉,卖给的是本地的一位保藏家,似乎是筹算送给本身女儿作为十八岁生日礼物。</p>

    而在和卓越店达当作交易前,这个人曾经也在其他的几家店看过,本来在耿长贵的古今缘看中了一个玉佩,大致的代价也谈的差不多了,可是,那人姑且改了本家儿意,认为白玉蝉更适合作为礼物送给女儿,于是打消了和古今缘的交易,而是和卓越店完当作了买卖。</p>

    而耿长贵认为是卓越店抢走了生意,使得本身少赚了几十万,心里着实不痛快,而古今缘改过年伊始就没有做当作几笔好买卖,这笔生意没了,心里自然非分出格烦躁。</p>

    又看到卓越店一开业就做了几笔大买卖,可以说是开门红,心里吃味,越想更加堵,于是就做了这么一场戏想要打压一下卓越店……</p>

    等耿长贵亲口说出了前应后果,薛晨脸上的神情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而李陵春、诸葛义等人倒是很愤恚,也很鄙夷,没想到耿长贵性子竟然这么狭隘。</p>

    “薛先生,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我只是一时糊涂,一百万,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怎么样?”耿长贵被周围的目光刺的脸一阵阵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以必定的是,从今往后,他的名声在这条街上必定得臭了。</p>

    可此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把眼前这个事解决了才是关头,他可不想被牵扯进一个一千万案值的案件里,无奈,只能想法子破财免灾吧。</p>

    “呵,本来如此。”薛晨挑了下眉,他还真的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原因,着实有点感触感染可笑。</p>

    可以说,卓越店没有一点弊端,完全是受了池鱼之殃,因为底子没人知道阿谁买家和耿长贵也谈过买卖,也不是本家儿动去粉碎了双方的交易抢来的生意。</p>

    看着微微的塌着腰,眼神中想要保留尊严但又不得不流露出些许乞求的耿长贵,薛晨想了一下,扭头对李陵春说道:“李叔,这个事,您说怎么办?”</p>

    李陵春没想到薛晨会让本身措辞,缓了一下后说道:“店本家儿,这个事,还是您本身来做决定吧,我不好说什么。”</p>

    “有什么不好的?”薛晨轻松的笑笑,“李叔,此刻您是掌柜,也是长辈,有什么事,我当然要和您筹议不是。”</p>

    听薛晨这么说,李陵春脸上没有表示出什么,可内心倒是不由得有些波动,暖融融的,曾经的本家儿人此刻却俯仰由人,这种滋味可不好受,只是埋在心底不表露罢了,可此刻看到薛晨很诚恳的把他当做长辈对待,遇到事也与他筹议,这让他感触感染很有存在感,也得到了足够的尊重。</p>

    呼了一口气,李陵春又看了一眼脸色纠结的耿长贵,在心里琢磨了一下,轻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耿老板,这件事,可是您做的不厚道了。”</p>--------《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