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欢迎您!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 武侠修真 > 侠武大宋

正文 第二六一章 河东狮(为狄大盟主加更1) 文 / 寂寞宇宙

    --------《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白胜不措辞,只喝酒。每次举杯必定一饮而尽。

    要命的是他每次举杯时必然标的目的身边众人一一示意,这意思在大师的理解中就是咱们一起干了。然后人们就只好陪他一起喝干,谁都不好意思在杯中留下涓滴半盏。

    如此一来众人的酒量可就见了高下,陆陆续续有人不堪酒力告辞分开,白胜也不挽留,喝到拂晓时分,身边就只剩下了方百花一人。

    方百花的酒量是真大,堪称白胜身边众人里的第一,这是拂晓时刻从城外返回的铁笛仙马麟做出的结论。

    马麟不知道昨晚阴盛阳衰来樊楼的工作,更不知道白胜和时迁去了一趟鸿胪寺,他负责率领一路人马在城外寻找萧凤。

    萧凤没找到,却带回来一个与萧凤无关的动静,说是十天以前在汴京城北三十里的那处客栈又发生了一桩血案——数十名武林高手伏击北归的完颜一家,成果被完颜一家逆袭,伏击者尽数被屠。

    据说这些死者是来自于王庆田虎等势力,伏击完颜一家旨在抢夺那把金斧子。倒是偷鸡不当作蚀了一把米。

    马麟把这事儿原原本本的说给白胜听,却发现白胜底子意天良不在焉,只知道喝酒,终于在天亮时醉的不省人事,任由方百花把他搀回了他的房间。

    ……

    按照风俗,年初一的上午是拜年的时间,人们走街串巷,给亲朋好友和街坊邻居拜年,联络感情,增进友谊,这个时间段里没有谁会进入茶馆酒肆娱乐消费。

    因此樊楼的门囗就很是冷清,在白胜那几桌客人都睡下之后,楼内留守的伴计不认为这个时间里会有客人上门,索性关了门睡觉。

    但是他们却没能睡当作,因为有两个美女敲开了樊楼的大门。

    来人是潘弓足和阎婆惜,这俩美女被北风冻得瑟瑟颤栗,眼中噙着委屈的泪花。大年初一就被一个武功高强的悍妇给揪出了被窝,又被赶出了方才住进去的家门,这事儿谁能受得了?

    两人进了樊楼就找白胜,推开二楼上白胜的房门时,却看见了令她们羡慕嫉妒恨的一幕。

    白胜在床上睡得正酣,而他的身边居然有个女人,居然不是李清照!

    女人没睡,穿戴亵衣。容貌之美没得挑,一双微带醉意的凤眼媚中含煞,倒与方才将她们赶出家门的阿谁女人有几分相似,听声音她们才认出这个女人就是之前蒙着面纱的方百花。

    “他刚睡着,您们找他有事么?”方百花对潘阎二女很是客气,因为她也搞不清楚白胜跟这两个女人是什么关系。措辞间,还给白胜掩了掩被子。

    方百花的表示极其淡定,给潘阎二女的感触感染,就仿佛她把白胜当当作了她的儿子。可是偏偏又穿的那么裸露,要说她与白胜没做那事,打死她们也不会信。

    面对方百花的询问,潘阎二女却不知道应该怎样说才好,被阿谁自称是白胜妻子的女人赶出了新居,跟方百花说又有什么用?

    阎婆惜很想当即脱了衣服钻进白胜的被窝去取暖,却又不敢,因为她知道方百花也是有武功的,并且很强,跟这样的女人抢被窝无异于找死。

    “要不,您们再去开一个房间休息?”方百花给出了一个提议。

    似乎也只能如此,潘弓足扯了扯阎婆惜的袖子,“咱们去找清照姐。”两女转身退出了房门,既然白胜睡当作这样,就只有李清照能给她们做本家儿了。

    李清照已经起床了,她昨夜睡得最早,因此对后半夜发生的工作一无所知,当她听潘阎二女说起白胜跟方百花大被同眠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

    但是这事儿她没法管,白胜又不是她老公,他愿意跟谁上床是他的工作,她怎么管?

    作为异姓姐弟,她已经尽到心了,不管白胜和赵福金、李师师走到哪一步,总之她已经把红线牵在了三方的手中了。

    她没见过方百花的长相,只知道方百花跟她的春秋相仿,应该是嫁过的女人,在替白胜感应不值的同时,她也在暗暗羡慕方百花的魄力,还真敢睡在白胜的床上!她就不敢。

    又听得潘阎二女诉说白胜的新居里闯入一只母老虎的工作,就更是头大如斗。

    白胜啊白胜,您到底在跟几个女人扳缠不清?萧凤是一个,完颜兀露是一个,这从哪又冒出一只母老虎来?

    腊月二十三那天她带着赵福金和潘阎二女去太师府时,并没有与方金芝照面,白胜也没提这事,所以她们并不知道方金芝的存在。

    李清照筹算跟白胜好好谈谈心,毕竟潘阎二女跟从白胜和她来到京城,这些曰子没有功绩也有苦劳,就算您看不上她们两个,也不克不及任由您的女人欺负她们不是?

    但是眼下却不克不及去找白胜,因为那就等于直接搅了方百花的功德,她可不想跟任何一个与白胜有染的女人反目当作仇。

    眼见樊楼的一楼大厅里空无一人,也不知昨夜那许多人都去哪里了,难道他们都在睡懒觉么?还是被白胜派出去了?

    不知道,就叫了早茶慢慢吃喝,把房间的床让给了潘阎二女去休息。

    ……

    白胜又在做梦了,他梦见萧凤爬到了他的身上亲他吻他,但是他不想接受这种形式的报歉,您必需说大白为什么要分开我,为什么说出那样的绝情话来伤害我,不然我拒绝跟您发生任何亲热的行为!

    所以他奋力推开了身上的女人,推开的时候他感触感染到女人带着被子一起远离本身的身体,身上颇有凉意,但是女人却极有韧性,立时又回来趴在了他的身上,带回来肉体的温暖,于是他再推。

    他很想措辞,却又不知为何说不出来,只能嗯嗯啊啊地把女人推远。

    就这样反复地推了数次,再一次女人贴近时,忽觉有泪水滴落在脸上,骤然感觉神思一清,知道这或许又是在做梦,于是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那一对含着泪水的凤眼。

    “怎么是您?”白胜大吃一惊,宿醉因此消散了大半。

    方百花叹了囗气,说道:“您别误会,我知道您被女人伤了,所以想安慰您一下,您此刻需要的是女人的滋润。”

    “呃……”白胜不知道该说啥好,因为他听得出来方百花的确是出于一番好意,但是他此刻沉浸在萧凤给他的伤害里,哪里有表情跟此外女人啪啪啪?

    两人对视之中,他忽然感触感染到方百花的眼神之中似乎有一种魔力隐现,竟令他发生了无法抗拒之感,想要逃避她的眼神已经做不到了。

    耳中听得她的话语也变得异样的温柔,有如梦呓:“乖……宝宝,给我吧,我知道您想要我的,我也想要您……”

    再看方百花潮润的凤眼里春意渐浓,迷离着再次将俏脸凑了上来,再想推拒就不忍心发力,并且他这才发现他的双手竟然按在方百花的一对丰满之处,他竟然舍不得松手……

    方百花的容貌不比方金芝逊色半分,身材尤为丰满,没一处不是男人的诱惑,最关头的是她没有丝毫处女的青涩感,浑身都散发着当作熟的韵味,而这种韵味恰恰是男人无法抵当的。

    更何况,她还用上了明教绝技移魂大法?“乖,闭上眼睛,好好享受……”

    白胜已经陷入了迷乱,内心也在矛盾中激烈挣扎,要不要?要不然……要了吧?不当作,不克不及要!她都这个年纪了,要了她岂不是就得当即娶了她?

    但是他的动作出卖了他的思想,一点都没有不要的意思,闭起了眼睛,该抓的抓,该吻的吻。

    就在两人的唇舌相触的一瞬间,白胜忽然感触感染到方百花的身体爆发出剧烈的战栗,这战栗极不正常,就仿佛是被人以无上内力击中了她的身体一样。

    仓猝睁开眼睛去看时,只见方百花的眼中竟然流出了鲜血,如同穿越前看到的恐怖片里的女鬼,可怖至极!

    紧接着,方百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他的身上滚落下去,竟然滚到了床下,到了床下依旧滚动不断,径直滚到了门边,翻腾之间,可以看到她的表情极为痛苦。

    “您怎么了?”白胜仓猝坐起,也顾不上本身身上什么都没穿,下了床想要查看一下。

    恰在此时,忽听“咣噹”一声巨响,房门已经被人踹开,只听得一个女声在怒吼:“白胜!大过年的您也不回家么?您以为我找不到您是吧?”

    白胜仓猝昂首看去,只见方金芝杀气腾腾地站在了门囗,顿时懵逼当场。

    而方金芝在看见白胜和方百花的同时,眼睛也闪过一种奇异的光线,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啊!方百花,您是当作心跟我过不去是吧?您勾搭了白钦也就算了,我让给了您,可是您又来勾搭白胜!我……我杀了您!”

    “别介啊!”白胜骤然惊醒,这姑侄女两人若是互相残杀起来,如果真的死了一个,将来方腊不得找我算账啊?仓猝挡在了方百花的身前,“您别乱来啊,我跟她什么都没干!”

    方金芝气得脸都黄了,一指白胜下身的零零碎碎,“您都这样了还好意思说您什么都没干?我这就阉了您!”

    这女人是真狠,说到做到,反手就把身上的巨阙剑拔了出来,招演白猿传授的越女剑法,剑光如虹,直袭白胜的双腿之间。

    白胜大骇,仓猝使出凌波微步闪避,免去了一阉之厄,但是方金芝的越女剑岂同凡响,紧接着又是一剑刺了过来,白胜再次避开,却不由得心中叫苦。

    这个房间也就那么大,被方金芝堵住了门囗就无法逃脱,闪避之间还要避开踩踏方百花的身体,一时之间已是险象环生,若非方金芝只求阉他下身,只怕这会儿已经中招了。

    白胜也顾不上庇护方百花了,三避两避,瞥眼间看见床头上倚着的那根铜棍,立马退一步抓了起来,以棍为刀,抖手就是李碧云传给他的防御刀法:两面三刀!

    这两面三刀公然不凡,只听叮叮噹噹数声响过,虽被宝剑削得室内铜末飞舞,但白胜也防住了方金芝的所有攻势。

    忽听外面走廊上何玄通的声音响起:“三弟,怎么回事?要不要辅佐?”

    白胜大喜道:“二哥您快给我筹办一身衣服,我要去给狄大宗师拜年!约好了的工作咱不克不及掉信!”

    措辞间反复使出两面三刀,硬打硬冲,硬生生将方金芝逼离了门囗,冲出房门后,立时纵身眺下。

    “三弟接着!”

    何玄通已经等在楼下大厅,见状将脱下的一身道袍扔给了白胜,白胜人一落地当即套上了道袍,也没处找鞋了,赤着双脚就跑出了樊楼,“二哥您替我断后,回头去万胜拳馆找我!”

    白胜不信方金芝有胆量去踢万胜拳馆的场子,并且就算她有这个胆量,她也踢不了万胜拳馆。

    白胜方才出门,这边方金芝也反映过来,舍了室内的方百花,娇喝一声:“哪里跑?”跟着从楼上跳了下来。

    姑姑能杀不克不及杀的毕竟还有父亲罩着,丈夫倒是必需管好的,不然此后曰子怎么过?

    她起初生怕被以童贯为首的官府捉了去,因而不敢分开太师府,但是比及了大年三十也不见白胜回来,知道再不出来找是不当作了。

    于是连夜出来查访,听见有苍生谈起白胜在京城购买新居,又全城张贴寻人启事等新闻,就一路找了过来。这要是再让白胜给溜了,这一夜的辛苦岂不是白搭?

    固然白胜明说要去万胜拳馆拜年,焉知不是故布疑阵另有他往?还是先把他抓到手才好!

    眼见方金芝跳了下来,何玄通当即掣出双剑迎了上去:“弟妹勿怪,为兄只是不肯您们夫妻同室操戈……”

    “放屁!您这一天泡在窑姐床上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自称为兄?不闪开就杀了您!”方金芝一点面子也不给何玄通留,挥剑就与何玄通战在了一起。

    二楼走廊上,李清照和潘阎二女也闻声出了房间,潘阎二女指着正与何玄通对战的方金芝道:“就是她把我们姐妹给赶出来的。”--------《9小说网-9XiaoShuo.net-免费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录